财经2012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金融炒家 > 做空中国

大宗商品遭遇中国经济放缓寒流

时间:2013-08-12 07:53:47  来源:华尔街日报  作者:做空中国

6月份已进入夏季,但是今年6月份举行的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St. Petersburg International Economic Forum)却让人感到些许寒意。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 Putin)说,我们没有可以挥舞的魔杖,他承认俄罗斯经济增长突然减速。他在这次论坛上说,俄罗斯主要出口商品的价格多年来一直上涨迅速,但现在情况发生改变,没有神奇的解决方案。

让俄罗斯和其他国家打冷颤的是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带来的寒流。这意味着曾经依赖于中国强劲需求的出口国现在需要调整策略了。大宗商品出口国面临的挑战尤其大。过去10年,他们是大宗商品“超级周期”(需求加速增长以及商品价格不断攀升共同作用下带来的经济增长)的极大受益者。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这种超级周期也结束了,也就是说他们未来面临艰难的选择。

这个超级周期始于10年前,也就是2003年中期。此前中国已经经历了20年的高速增长期,每年经济增幅达10%。2000年,中国经济增长开始提速,主要受侧重发展重工业提振。工业化和城市化的快速进程导致对铜、铁矿石等大宗商品的需求加速上升。中国经济在2003至2012年期间增长了近2.5倍。因此为了给工业机器提供充足燃料以及支持每年2,000万人口从农村迁移至城市的趋势,中国对大宗商品产生庞大的需求。

然而已经习惯于产能过剩和需求疲软的全球大宗商品供给系统当时还没有做好迎接这个超级周期的准备。但是总会有一些被动的改变,那就是价格。大宗商品价格一度以惊人的速度上涨。2008年底衰退初期这波涨势一度有所回落。而后,随着中国政府开始实施大规模刺激计划,中国经济恢复高速增长,对大宗商品的需求也随之回暖。铜价在2011年触及峰值,比2003年高出六倍。中国的铜消费量占全球总消费量的40%左右,2003年则不到20%。

以这样的经济规模在30年中保持10%的年增长率在全球经济中是史无前例的。然而从某方面来看,这样的增长趋势注定难以持续,中国目前就在发生这种情况。中国已经面临总理李克强所称的“中等收入”国家会面临的“严峻的结构性问题”。中国不能再继续依赖出口作为主要增长引擎。快速上涨的工资水平(沿海省份工资水平年均增速高达15%-20%)正在侵蚀曾经提振中国出口的劳动力成本优势。

这种情况在经济表现中有所显现。过去五个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增速都低于8%,截至6月份的最近一个季度增速为7.5%。中国领导人似乎已经发现,中国正面临从出口带动型增长向内需拉动型增长的历史性转变。中国主席习近平4月份对外国商人说,我不认为中国能够保持超高速增长,这也不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中国的增长模式不可持续。

对于经济命运和GDP都依赖于大宗商品出口的国家来说,中国这股寒流着实寒风凛冽。中国仍将是工业商品的最大市场,但是需求增速不再像以往那样快。与此同时,此前为了满足超级周期的需求,全球大宗商品产能已经大幅扩张。

正因为中国做了这么多事情刺激这一超级周期,因此其经济放缓才是导致这个超期周期终结的最重要的因素。这一变化也体现在商品价格上。铜价较2011年高点下跌30%,铁矿石跌32%。整体上,HIS非原油大宗商品指数自2008年以来下跌了27%。

这一超级周期终结也意味着大宗商品不再步调一致。比如,铝价几乎回到了2004年初的水平。中国煤炭价格自2008年低点下跌了40%。另一方面,铁矿石价格仍然远高于10年前的水平,过去几周也有所攀升,原因是新的中国贸易数据显示大宗商品进口增加。

包括普京领导的俄罗斯在内的石油生产国极大地受益于中国经济增长。10年前,人们普遍预期油价将保持在每桶20至28美元的区间。2004年2月的一次欧佩克(OPEC)会议上,一位石油部长警告说,油价可能下跌,而且没有底线。

但随后需求开始上升,油价也一飞冲天。这同样是上述超级周期的一部分。在2003至2012年世界石油需求的增长中,中国就占据了60%的份额。中国正取代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石油进口国。但油价上涨同时也是受过去10年中诸多国家的石油供应“集体中断”所推动,其中包括伊拉克、委内瑞拉、尼日利亚和美国(因飓风“丽塔”(Rita)和“卡特里娜”(Katrina)所致)。

当前油价大体上位于每桶105至110美元的区间,比10年前的水平高出三倍以上。至少到目前为止,油价没有受到大宗商品价格整体疲软的影响。其中有地缘政治的原因──中东形势不稳定,伊朗原油遭禁运对供应的影响,以及利比亚、尼日利亚、也门和南苏丹等国供应持续中断。然而在这方面,出于对高企价格的响应,供应状况也在发生变化。美国原油产量自2008年以来增加了近50%,主要来自北达科他州、德克萨斯州和其他州的致密油或页岩油。这种非传统原油供应的持续增长可能在未来几年内缓解油价。

“中国寒流”也已经给矿业公司的规划和投资造成混乱。这些公司的管理层也是一样。包括必和必拓(BHP Billiton)、力拓(Rio Tinto)和英美资源(Anglo American)在内的顶级采矿和金属公司绝大多数都在过去一年内撤换了首席执行长。它们的新领袖主要关注的不是扩张,而是控制投资、缩减项目以及整合业务。

归根结底,已经习惯了中国需求无止境增长的那些国家会在这股寒流中受到多大影响,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取决于世界经济状况,尤其是欧洲经济。同时还取决于北京实现经济软着陆的情况,以及将经济从出口驱动转向内需驱动的再平衡实施得如何。

但出口国不能再指望以丰厚的原材料出口收入来维持经济增长以及为政府开支提供资金。对于那些在如今已不存在的超级周期中风生水起的国家而言,全球大宗商品市场降温将会令它们的政治局势升温。面对经济动荡,澳大利亚、巴西、南非和众多其他国家(包括普京领导的俄罗斯)将不得不面对市场改革及经济和税收政策等艰难问题,这些曾经是它们在超级周期中得以避开的问题。

华尔街日报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展望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
2012年投哪里?美国
2012年投哪里?美国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谢国忠再危机》连载   不确定的世界》连载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