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2012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金融炒家 > 做空中国

烂尾项目凸显中国经济为何步履蹒跚

时间:2013-07-26 07:53:43  来源:华尔街日报  作者:做空中国

曹妃甸一个规模910亿美元的工业项目目前负债累累,相关承诺至今未能兑现。这也反映出中国经济为何步履蹒跚以及这种势头为何难以逆转的部分原因。

位于曹妃甸中心的一个钢厂正在亏钱。曹妃甸在唐山市外,位于北京东南方向225公里(140英里)处。

附近有一个原计划于2010年完工的办公园区,这里只剩下大量的钢骨架和未竣工的建筑。一个住宅项目已于去年圣诞节停工,此前工人已经完成了混凝土框架。这里甚至有一座未完工的六车道宽的桥,在树立起10座桥架后,这座桥就被废弃了。

一家工厂的员工赵建军(音)说,只要看看周围你就能了解目前情况如何。他一边指向那些空建筑一边说,看看北面、西面和东面。他所在的工厂已经好几个月不生产钢筋塑料管了。

中国智库北京安邦咨询公司(Beijing Anbound Information)董事长陈功说,曹妃甸的现状显示出中国经济增长模式的缺陷,这种模式就是政府制定投资计划,然后预计企业就会跟进,不管市场状况如何。陈功说,中国地方政府受到盲目追求GDP的驱动。

经济学家普遍预计2013年余下时间中国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的增长将会放缓,明年也不会有太大改善。但政府仍坚持2013年经济增长7.5%的目标,这个增速要低于去年的7.8%和2011年的9.3%。

周三公布的一个数据是显示经济增长放缓的最新迹象,一项衡量中国制造业活动的预览指标7月份将至11个月低点,其分项指数中的就业指数降至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中国总理李克强此前说,他将努力避免中国GDP增速大幅放缓。但李克强已反复重申不会实施大规模刺激计划,并且说,中国需要转变经济增长模式,从依赖投资转变为依靠内需和服务行业拉动增长。

然而一些经济学家、商人和地方政府官员仍呼吁实施一个大规模经济刺激计划,就像当时为应对金融危机所采取的计划。但是此前那波支出和借贷热潮在提振经济的同时,也造成了中国当前的问题。

2008年爆发危机后,外界对中国出口的需求随之减弱,中国领导人转而利用信贷刺激投资来拉动经济增长。投资占GDP比重从2007年的41.6%升至2012年的48.1%,地方政府修路、建机场,房地产开发商盖起了林立的豪华公寓,国有企业不断扩建工厂和铸造厂。

这些活动无疑提振了经济增长。但正是由于将本该在10年内完成的投资匆匆在几年内完成,中国的高增长时代也迅速落下帷幕。经济学家说,太多项目都属于重复性建设,最终造成从住房到钢铁、从水泥到太阳能设备等各领域都出现了供大于求的状况。此外,那种倾向于投资引人注目、但又多余的大型项目的做法也消耗了银行资金,这些资金本可以更好地用来资助缺钱的小企业和服务业公司。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说,自上世纪90年代初以来,中国整体投资回报率已减少了约三分之一。据IMF估计,中国过度投资占到GDP的10%。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 Inc.)说,中国现在每放出人民币一元贷款对经济增长产生的回报仅为2009年以前的三分之一。

惠誉驻北京高级董事朱夏莲(Charlene Chu)说,当你看到信贷规模的爆炸性增长时,中国的经济奇迹似乎就不显得那么非比寻常了。

尽管如此,偏低的政府负债(IMF估测占GDP的45%)意味着,如有必要,中国仍有托住经济增速急剧下滑或支撑金融系统的空间。但为了避免重蹈2008年后的那些覆辙,北京应该弄明白如何在注入资金时瞄准那些资金不足的经济领域,从而获得长期回报。

中国此前那项庞大的刺激计划留下的后遗症现在随处可见,很多城市郊区都有无人居住的大规模住房项目,彷佛一座座“鬼城”,还有烂尾的基建和工厂。

北京研究机构龙洲经讯(GK Dragonomics)说,2008年以来,中国很多房地产投资都指向了人口增速放缓的小城市,而不是人口规模不断扩大的大城市。于是,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住房紧缺,房价走高,而数百个小城市则出现了房屋供应过剩的局面。

2000年到2010年期间,中国新增了2.8万平方公里的城镇面积,大小相当于322个曼哈顿,其中很多都用于工业发展和住房。为维持项目运转,开发商常要用新贷款去“堵”旧借款,这就是批评人士所称的中国银行业“展期并自欺”的做法。

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分析师姚薇(音)估计,中国GDP有38.6%用于偿还债务,占比相对较高。她说,难怪信贷增长加速,却没有推动实际经济增长。这样一来的结果是,为推动经济增长而提供给新项目和企业的资金减少了。

曹妃甸项目至少始于2003年,当时上马的工程旨在将这座小岛转变成唐山之外的大型深水港和工业区。唐山在1976年的大地震中遭到严重破坏,逾25万人在那次地震中死亡。

中央政府希望将首钢集团(Shougang Group)的一座大型炼钢厂从北京搬迁到这个新的工业园,后者建在渤海湾围海改造的土地上。此举将鼓励钢铁供应商和用户搬到附近,为工作人员提供大量的办公室和住所。

2006年,时任中共总书记胡锦涛视察了这个地方,说这里是“黄金宝地”。曹妃甸官员说,过去10年里,政府和国有工业企业在这一地区投资逾人民币5,610亿元(910亿美元)。

但中国各地的类似项目也在同时投入运行,生产了过多的工业产品,比如钢铁,这种情况促使生产价格在过去16个月连续下降。

2011年首钢发行债券的募集说明书显示,2011年1-9月,该公司曹妃甸业务净亏损人民币36亿元,深陷债务泥潭。这是可获得的最新数据。

首钢长期债务总额为人民币740亿元,其中的40%,即289亿元用于为曹妃甸项目提供资金。首钢的一名代表说,他不清楚债务的事情,也没有回复进一步的置评请求。

随着钢铁行业渐渐衰弱,曹妃甸的其他项目已停顿。赵建军所在的日本双日株式会社(Sojitz Corp.)生产管道的合资企业员工说,该企业大约四个月前停产。双日株式会社的发言人说,该公司因没有新定单而暂停生产。

曹妃甸区政府新闻办公室副主任张丹平说,虽然一些项目在冬天停工,但后来全都开工。工业园的工作人员显然并不认同这个说法。

经济学家们认为,进一步加大放贷、为更多投资提供资金,北京的这一招刺激经济增长的传统药方已经不再有效。

惠誉分析师朱夏莲说,当信贷像最近一样以GDP增幅的两倍增长时,从数学上说,已经无法摆脱过去的糟糕投资决定造成的恶果。

华尔街日报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展望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
2012年投哪里?美国
2012年投哪里?美国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谢国忠再危机》连载   不确定的世界》连载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