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2012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金融炒家 > 克鲁格曼

克鲁格曼:欧债危机和失业是精英们犯错所致

时间:2011-05-09 10:31:35  来源:财经2012  作者:克鲁格曼

对大多数西方经济体而言,过去三年是一场灾难。美国出现了上世纪30年代以来的第一次大规模长期失业。与此同时,欧洲的单一货币开始崩溃。局面怎会变得如此糟糕?

我从政策精英——自称英明的人士、官员以及声名在外的专家——那里听到的一个越来越多的论调是,这些都是公众惹的祸。也就是说,我们之所以陷入麻烦,根源在于选民想得到好处又不愿付出任何代价,而意志薄弱的政治家迎合了选民们的愚蠢。

现在似乎是揭穿谬误的好时机。我认为,将这种将问题归咎于公众的观点不但自私自利,而且大错特错。

事实是,我们现在经受的是一场自上而下的灾难。将我们引入泥潭的政策并不是对公众要求的回应。这些政策几乎无一例外都是由一小部分有影响的人所倡导的——而在许多情况下,正是这些人现在在教育我们其它人必须严肃对待目前的局面。精英们通过将责任推到普通老百姓身上,以回避自身一些灾难性错误的必要反思。

让我先重点说说美国发生的事情,然后再说几句欧洲的事。

最近以来,美国人不断听到有关需要减少预算赤字的教导。这种关注本身就说明政策优先次序被扭曲了,因为我们当前的关切应该是创造就业。不过,假设我们现在只讨论财政赤字,那我们不禁要问:联邦政府在 2000年那会所拥有的预算盈余到哪去了?

答案是花在了三件大事上。首先是布什的减税,此举导致国家债务在过去10年里增添了大约2万亿美元。其二是伊拉克和阿富汗战争,又添加了大约1.1万亿美元的债务。第三是“大衰退”,不光导致了收入的大幅下降,也导致了失业保险及其它社会保障计划支出的大幅增加。

那么,谁应该对这些破坏财政预算的行为负责?绝不是普通的民众。

布什(PrESident George W. Bush)削减税收是为自己政党的理念服务,而非对公众要求的回应——而且,大部分减税针对的都是少数富裕群体。

同样,布什之所以选择入侵伊拉克,是因为他和他的顾问们希望那么做,而不是美国人民叫嚣着对与9/11无关的政权发动战争。事实上,他们采取了非常具有欺骗性的兜售行动,才获得了美国人民对这场战争的支持。即便如此,选民们从来没有像美国政治与专业精英那样坚决支持战争。

最后,“大衰退”是因为不计后果的放松监管导致金融部门失控所致。而谁又应该为放松监管负责?华盛顿那些与金融业有着密切联系的有权有势的人物。我要特别谴责一下艾伦·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无论是在放松对金融业的监管还是通过布什减税法案上,他都发挥了关键的作用。而如今,他又成了拿赤字威胁我们的队伍中的一员。

因此,引发美国财政赤字的,不是普通老百姓的贪婪,而是精英们的错误判断。欧洲危机也同样如此。

不用说,你从欧洲政策制定者那里听到的是另一种版本。欧洲官方的说法是,发生问题国家的政府过于迎合大众要求,向选民许诺太多同时收取的税收也太少。公平地讲,希腊正是这样的情况。但是爱尔兰和西班牙却根本不是这回事情,危机发生之前,这两个国家的债务水平很低,预算也处于盈余状态。

欧洲危机真正的原因是,欧洲领导人创立了单一的货币欧元,却没有在欧元区内创立应付繁荣和衰退所必需的机构。推动他们创建单一欧洲货币的动力是最重要的自上而下的项目——精英们强行施加给选民的愿景。

这些事情重要吗?为什么我们应该关心将出台错误政策的责任推到公众身上这个事情?

一个答案是我们要明确责任承担。我们不能允许那些在布什时代倡导破坏预算政策的人士打扮成财政赤字鹰派;不能让称赞爱尔兰为模范榜样的人进行有关负责任政府的说教。

但我认为,一个更重要的答案是,编造有关我们当前困境的故事,以赦免那些真正的罪魁祸首,会让我们失去汲取危机教训的机会。我们需要责备应该责备的人,惩罚我们的政策精英。否则,这些人将在未来造成更大的破坏。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展望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
2012年投哪里?美国
2012年投哪里?美国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谢国忠再危机》连载   不确定的世界》连载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