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2012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金融炒家 > 克鲁格曼

克鲁格曼:我们一起去远足

时间:2011-04-27 10:20:25  来源:财经2012  作者:克鲁格曼

我听当前有关联邦预算的讨论,得到的信息似乎是这样的:我们正在处于危机之中!必须立刻采取大胆的行动!如果实际上无法削减税收,就得保留低税收的政策。

人们不禁要问:如果形势那么严重,为何我们不提高税收,而要削减?

对预算争论的表述,我根本就没有夸大。想想所有那些“认真负责的人士”给我们保证说既有勇气又很重要的“瑞安预算提案”。提案开头便提出警告,说除非我们正视赤字,那么“一场严重的债务危机将不可避免。”然后,提案呼吁不要增税,而要减税,尽管对富人的税收已经降低到193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鉴于存在这些巨额的减税项目,瑞安提案宣称可减低赤字的唯一途径是在开支上进行剧烈的削减,这些削减主要落在穷人和那些没有保障的人的头上。(现实的估算表明,瑞安提案实际上会增加赤字。)

奥巴马总统的提案则要好得多。至少提案呼吁将对高收入者的税收提高到克林顿时代以前的水平上。不过,提案保留布什减税的其它部分最早作为消除巨额预算盈余而兜售的减税项目。结果是,他的提案仍然严重依赖开支削减,实际上甚至无法平衡预算。

那么,为什么没有人提出一个方案声明布什的减税政策是一种巨大的错误,并说明增加收益将在降低赤字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事实上,这个人就是这一点过一会儿我再说。不过,首先我们来谈谈美国税收当前的状况。

从大量预算讨论的口气中,你可能以为我们当下是在前所未有的粉碎性税收水平上呻吟。实际上,在所有税收水平上,在过去30年里联邦的有效税率一直呈现大幅下降的趋势,特别对收入水平处于顶端的人士而言。总的来讲,美国税收占国民收入的比例比大部分富裕国家低得多。

问题的关键是,无论是按照历史标准还是与其它国家相比,我们税赋并不沉重。那么,如果真的对预算赤字感到恐惧,为什么不提出提高税收作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

等等,还有更多要说的。瑞安提案的核心,就是一份“老年医保”私有化和不向“老年医保”提供资金的计划。不过,在未来10年里,这样做对减少财政赤字没有丝毫的作用,因为近期赤字削减的全部项目来自对穷人救助金的野蛮削减,还有对可支配开支无法列明项目的削减。与此形成对照的是,增加税收对赤字具有行动快速的修补作用。

正因为如此,唯一提供实现预算平衡可能途径的重大预算提案应该是包含大幅提高税收的提案:也就是“国会进步党团”提出的“人民预算案”。与充满右翼教义外加一种奇幻思维的瑞安计划不同,这份提案呼吁共担牺牲,因而真正属于勇敢的提案。

没错,提案部分地通过对富人大幅提高税收的途径(除了在为政府提供咨询的公司圈子内部以外,这种做法到处都是受到支持的)增加收入。不过,该提案还呼吁提高“社会保障”的上限,这样对大约6%的工人也大幅提高了税收。此外,通过废除多项布什减税项目(不但是影响高端收入的人士),中产阶级家庭的税收也会适当调高。

所有这些措施,加上主要在国防领域的削减,预计在2021年以前实现预算平衡。该提案在保留“新政”遗产的前提下实现了预算平衡的目标,而正是“新政”才给了我们以“社会保障”,给了我们以“大社会”,而“大社会”又带来“老年医保”和“医疗补助”。

然而,既然这份进步提案具有那么多的好处,为什么它得到的关注并不比那份认真负责程度很低的瑞安提案多多少?真实情况是这份提案不会很快成为法律,但是同样不会成为法律的还有瑞安提案。

我不无遗憾地说,答案在于许多(如果不是绝大多数的话)自诩为财政赤字鹰派人士诚实的缺失。尽管他们关心财政赤字的程度很高,然而他们首要目标是,做“人民预算案”恰恰要防止做的事情,即撕毁我们当前的社会合约,以必要性为掩护,将时钟拨回80年前的时代。他们是想让人们说这种剧烈右转事实是必需的。

然而,正如进步预算案显示的那样,这样做并不属于必需的范畴。我们需要减低财政赤字,但是我们并没有立刻要面临危机。不过,如何堵住财政赤字的潮流其实是一种选择而将提高税收作为解决方案的一部分,我们可以避免对穷人的迫害,避免破坏中产阶级的社会保障。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展望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
2012年投哪里?美国
2012年投哪里?美国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谢国忠再危机》连载   不确定的世界》连载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