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2012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金融炒家 > 摩根士丹利

罗奇:在中国的故事

时间:2010-07-22 10:55:34  来源:财经2012  作者:罗奇

史蒂芬·罗奇接受《环球企业家》专访,讲述了他多年来的“中国故事”

《环球企业家》:你在摩根士丹利工作了这么多年,为什么决定去耶鲁大学任教?

史蒂芬·罗奇:有几点原因:

首先,我为摩根士丹利工作了20多年,我花了太多的时间在全球各地飞来飞去,特别是过去三年在亚洲工作期间我飞了120万英里。生命中总有一个特定时刻,你问自己将要做什么?是继续做以前的工作,还是尝试新工作。我这辈子一直很想教书,我在全世界各地的学校都做过讲座或演讲,包括过去15年中在中国的很多学校做过演讲。

同时,过去三年我一直在亚洲工作,而我的家庭在美国的东海岸,我一直和家庭分离。耶鲁是一个很好的学校,离我们家不远。耶鲁新成立了一个学院,杰克逊全球事务学院。耶鲁大学的校长Levin大约一年前找到我,问我是否愿意加入到这个学院任教。我说我会认真的考虑,因为这也是我一直以来想做的事。实际上过去的这个春季学期,我一直在耶鲁的管理学院和该学院的前院长联合教课(co-teaching)。因此,我在教书期间做出了决定,大概是三四月份,我们6月份公布的这个消息。摩根士丹利非常支持我这么做。他们感谢我过去20年对公司的付出,也希望能够找个平衡工作和生活的办法,同时可以保持我和亚洲的联系。我保留了亚洲主席的职位,只是把从执行主席改成了非执行主席。我会把60%-65%的精力放在耶鲁教书上。

《环球企业家》:60%-65%,这么精确的数字?不愧是经济学家。

史蒂芬·罗奇:大约的,62.8%好了。这个并没有改变我对亚洲和中国的关注,我只是在另外一个平台上对另外一群人讲述我的观点。在美国有很多对中国的误读,很多他们认为的事实并不准确。我很担心未来几个月或几年中美之间会贸易冲突,我想从美国方面对中美之间的争论表达我的观点。

《环球企业家》:那为什么不在政府中谋一职位呢?

史蒂芬·罗奇:确实曾经考虑过这个可能性,我和美国政府打过很多交道,上周还在国会作证。但是我有些沮丧,因为我发现很难参与到政治辩论中,政治辩论中的客观和分析的空间很有限。我告诉他们美国的贸易赤字是我们的过度消费造成的,我一遍遍地说,但是他们不听我的。大学是个更加自由和开放的平台,经常受政府约束会影响我表达观点,我希望表达独立的观点。我去学校不是为了宣扬什么,也不是为了美国或者中国的利益,我只是一个经济学家、独立的分析师。

《环球企业家》:你曾说美国的政客不懂经济学?

史蒂芬·罗奇:美国国会中确实有很多人的国际视野非常有限,他们许多人的专业水平确实不高。就拿这个所谓的金融监管改革法案为例,美国国会议员们把他们放在一起且很可能被奥巴马签署成为法律。但是他们在写之前并没有认真地调查过金融机构的结构和监管部门的职能,什么导致了这场危机。这就是政治体制工作的例子。他们在很大的压力下作出的决定,美国的失业率很高,他们压力很大。

《环球企业家》:不过你和很多中国政府的官员关系不错,你是怎么让他们信任你的?

史蒂芬·罗奇:在亚洲金融危机期间,我第一次开始对中国真正有兴趣,虽然之前我也来过中国。当时泰国、韩国、印尼等国的货币都出现了大幅贬值,大家推测下一个可能就是人民币,中国就会处在危机包围之中。我记得当时《经济学人》有期封面就是中国陷入危机的港湾之中。我当时想,如果真的发生这事,这对世界都是一个可怕的事。于是我开始频繁来中国,发现中国的情况和外界所说的并不一样。于是我写了第一篇有关中国的文章,叫做《中国与众不同》(This China Is Different)。此前我从没真正遇到过中国的官员。一位中国驻世行工作的代表团成员看到了这篇文章,然后他告诉我,中国的财政部长项怀诚那个周末访问美国,将会在西雅图停留,访问波音公司。他在那个周六有时间,愿意接见我。

《环球企业家》:你当时有什么反应?

史蒂芬·罗奇:我想见中国的财政部长,因为这样的机会并不多。我当时正在美国的其他地方,无法直飞西雅图,我得在芝加哥转机。我的同事知道我要见中国的财政部长,他们告诫我有几点我必须记着:需要有礼貌,不要送礼,在谈话中要严肃,不要开玩笑。

我在芝加哥转机时,路过一个NBA纪念品专卖店,我买了一个乔丹的帽子。我们在西雅图见面后,租了一条船,整天时间都在西雅图港口的这条船上谈话,最后我给了他那顶帽子。我还和项怀诚开玩笑了,我做了一切同事不让我做的。我的同事知道后很沮丧。但是那天后,我们成了非常非常好的朋友。我们谈了我的那篇文章,当时我对中国了解并不多。他告诉我很多关于中国乡镇企业的事,特别是在他家乡吴江的。他说下次我去中国,他愿意带我去看看这些乡镇企业。几个月后我去了中国,去了吴江,项怀诚没有去,但是我们一起吃了午餐。

然后就是2000年,朱镕基总理发起了“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我记得那一界论坛上在我和另外一个经济学家弗雷德·伯格斯腾(Fred Bergsten)之间有很大的争论,是关于美国的证券泡沫和世界经济的前景的。我说美国的麻烦很大,将会陷入衰退,这对中国是个威胁。在这个论坛的最后一天,朱镕基讲话,当时我快睡着了,听他突然提到我的名字,马上惊醒了,他让我和伯格斯腾当着众人的面把那天的辩论的主题说一遍。会议结束后,大家都离场,朱镕基走到我面说,用完美的英语对我说,“我希望你错了,但是我觉得你是对的。我们将会在假定你的分析是正确的基础上制定应对措施。”那年中国继续制订了刺激经济的措施,在避免中国陷入美国经济衰退带来影响方面起到了绝缘的作用。

第二年我又回到了这个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朱总理说我们请你回来了因为你是对的。伯格斯腾没有在。那时在人们眼中我还是一个常驻在美国的全球经济学家,而不是中国专家。

《环球企业家》:你后来是怎么了解中国的?

史蒂芬·罗奇:在此后的十年,我花了很多时间了解中国,不仅仅是从官员那里,还有学者,高校、走访等等。我认为中国的高层官员欣赏我对中国的了解,诚实地交流我的观点,我并不是只说好话,只是事实求是地说,当有汇率、货币等问题时我也直言不讳。我觉得能够赢得信任的最重要的事就是诚实(honesty)。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展望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
2012年投哪里?美国
2012年投哪里?美国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谢国忠再危机》连载   不确定的世界》连载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