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2012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金融炒家 > 高盛预测

高盛离职员工公开抨击其有毒文化

时间:2012-03-15 08:43:10  来源:华尔街日报  作者:高盛

因大胆逐利而常遭批评的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周三再次被推到灼目的聚光灯下。当天,该公司一位驻伦敦管理人员在《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发表评论文章宣布辞职,并强烈抨击高盛“有毒的”、“破坏性的”文化。

这名管理人员名叫格雷格•史密斯(Greg Smith)。他写道,之所以在周三从高盛辞职,是因为他认为该公司的文化已经变为将利润置于客户利益之上。高盛马上予以反驳,但史密斯的文章早已在推特(Twitter)等网站引起轰动。

据史密斯自己的介绍,他是高盛执行董事,以及欧洲、中东和非洲地区的美股衍生品业务负责人。他说,高盛管理人员毫不掩饰地讨论怎样榨取客户,据他说,他们有时候在内部把客户叫做“muppet”(白痴)。他写道,大家如此冷酷无情地谈论怎样从客户身上榨取钱财,让我感到恶心。

一位高盛管理人士证实史密斯于周三上午从高盛辞职。史密斯在高盛工作了近12年,最近驻伦敦工作。据知情人士说,史密斯之前没有向他的上级表达过对高盛的担忧。

高盛在一份内部备忘录中说,虽然史密斯的头衔相当于副总裁,看起来显得位高权重,但高盛另外还有1.2万名员工也是这个级别。据一位知情人士说,史密斯负责的衍生品业务只有他这一位员工。

在那篇评论文章里,史密斯将他眼中的文化转变完全归咎于高盛的领导层。史密斯写道,当有人撰写关于高盛的历史书籍时,这些书可能会显示,现任首席执行长布兰克费恩(Lloyd C. Blankfein)和总裁科恩(Gary D. Cohn)在他们掌舵时期失去了对公司文化的控制;我坚信,公司道德秉性的衰落,是其长期生存能力面临的最最严重的威胁。

在有关华尔街所作所为、特别是高盛的公开讨论中,史密斯对高盛文化的抨击可能是书写了一个新的章节。高盛是世界上最知名的投资银行之一,近几年在一些人看来已经成为过分行为的典型,史密斯只是重复了近几年针对该公司的很多批评,实际上这些批评早已为人熟知。

毫不意外地,高盛对史密斯文章中的一些要素予以反驳。

高盛发言人说,我们不同意文中的观点,也不认为这些观点反映了我们经营公司的方式。在我们看来,只有客户成功了,我们才算是成功。这个最根本的事实是我们行为准则的核心。

布兰克费恩和科恩在公司的内部备忘录中回应了这篇文章,他们说,我们对此人做出的论断感到失望,这样的论断不能反映我们的价值观、我们的文化或是高盛绝大多数员工对本公司以及公司为客户所做工作的看法。

尽管史密斯离职的原因尚不是很清楚,但在他离职前不久,公司刚刚发放了2011年的奖金。高盛说,许多员工的分红格外少。

史密斯没有回复记者的多次置评请求。

在一些博客、Facebook和推特上,史密斯对高盛道德失范的声讨赢得了赞扬。《华尔街日报》“并购看台”(Deal Journal)的一位读者评论道,我希望有更多的人效仿史密斯离职。

有人认为,史密斯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他们指出,史密斯的职位没有听起来那么高。一些人甚至嘲笑他在专栏中提到自己乒乓球比赛获奖的往事。有人在一条推特信息中写道,炫耀自己得了铜牌?乒乓球比赛?不会吧?

不管怎样,高盛已经习惯了成为华尔街的批评者攻击的目标。

差不多两年前,在2010年4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简称:SEC)指控高盛销售的所谓债权抵押证券(CDO)涉嫌欺诈。SEC的指控材料包括来自高盛员工图尔(Fabrice Tourre)的电子邮件,他自封为“伟大的法布” ,吹嘘自己是唯一可以理解他所创造的“怪物”的人。高盛后来用5.5亿美元与SEC达成和解。

大约是在同一时间,《滚石》(Rolling Stone)杂志的一篇文章将高盛比作是“一只盘绕在人脸上的巨大吸血乌贼,无情地将其吸血触角伸向任何带有金钱气息的角落”。这个说法出了名并流传了下来。

有些批评是高盛自找的。布兰克费恩在2009年10月接受伦敦《泰晤士报》(The Times)采访时说,高盛做的是上帝的工作。高盛公司后来表示,布兰克费恩只是在开玩笑,但是这句话成为了高盛广受诟病的傲慢的佐证。

就在这次事件的前一天,高盛刚刚聘用了一位新的公关专家领导其公关团队。曾担任白宫新闻发言人的西沃特(Jake Siewert)就任了这一职位,取代了长期担任公司发言人的普拉格(Lucas van Praag)。此前西沃特曾是美国财政部长盖特纳(Tim Geithner)的助手。

华尔街日报

高盛高管Greg Smith在纽约时报的辞职信全文:我为什么离开高盛

今天是我在高盛的最后一天。我在高盛工作了12年,最初在斯坦福读书时夏季来做实习生,然后在纽约工作了十年,现在在伦敦。我想我在这里工作了足够长时间,能够理解其文化发展轨迹,理解其员工和身份。说实话,现在的环境是我见过的最有毒和最破坏性的。

简单一点来讲就是,高盛的运行模式和赚钱理念把客户的利益放在次要位置,但高盛是世界规模最大、最有影响力的投行之一,它与全球金融的相关性太高,不能够这样做。从我大学毕业入职高盛至今,这家投行已经发生了转变,现在我不能够问心无愧的说我同意这家投行的立场。

文化曾经是高盛取得成功的重要原因,这一点对公众来说似乎有点出乎意料。过去高盛的文化一直围绕着团队协作、正直、谦逊,以及永远为客户的利益考虑。文化是高盛之所以能成为一个伟大公司的秘诀,帮助我们在过去的143年一直赢得客户的信任。过去高盛的文化不仅仅围绕赚钱,因为这一点不足以使一个公司在这么长的时期里屹立不倒。高盛的人一直为公司感到骄傲,对自己所从事的事业充满信仰。然而,在过去很多年,我环顾四周,发觉曾经使我热爱这份工作的文化已不复存在,我不再为它感到骄傲,我不再对自己从事的事业充满信仰。

但情况并不总是这样。十几年来,我面试并招募了一批批新人,悉心指导他们。我和另外9名同事被拍进一段招聘视频短片,在全球各大高校播放。2006年,我从数千名应聘者中挑选出80名学生同事进入夏季实习计划,训练他们买卖和交易。

我知道,当我认识到自己不再能看着学生们的眼睛,告诉他们在这个地方工作有多棒,这时候就该离开了。

当历史书中描述高盛时,它们可能会显示,高盛在首席执行官Lloyd C. Blankfein和总裁Gary D. Cohn的管理下,失去了对公司文化的掌控。我的确认为公司道德品行沦落是对高盛长期生存最大的威胁。

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有幸为全球两大对冲基金、美国五大资产经理以及中东和亚洲的三个最具影响力的主权财富基金担任过咨询顾问。我的客户拥有的总资产基础超过了1万亿美元。我一直以来都以为客户提供对他们有利的建议为荣,即使有时候这意味着高盛能从中得到的利润相对较少。然而我的这一观点在高盛越来越缺少拥护,这也是现在对我来讲是时候离开的另一个原因。

高盛是如何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高盛对领导这个概念的定义已经改变。曾几何时,领导意味着理念、树立榜样以及做正确的事,而现在,如果你能为高盛赚到足够的钱,你就能够得到升职,更具影响力。

哪三个方法能迅速在高盛当上领导? 1)挥动公司的“斧子”,这是高盛内部的说法,指的是劝说自己的客户投资股票或者其他我们自己极力出手的产品,因为它们看起来不可能有很高的利润。 2)“猎象”。在英语中,这个字面意思的实际意义是:让你的客户——他们之中有些人胸有城府,有些没有——进行一切能给高盛带来最高利润的交易。 算我老派吧,我就不喜欢给自己的客户推销一款不适合他们的产品。3)为自己找到一个职位。坐在这个位子上,你的工作就是交易所有流动性差的含糊产品,这种产品有一个3个字母的首字母缩略语名称。

如今,很多高盛领导人的做法让人觉得,高盛原来的文化已经不复存在。我出席衍生品销售会议,会上没有花哪怕一分钟时间来讨论如何帮助客户,而仅仅讨论我们如何能够从客户身上赚取最多的利润。如果您是一位来自火星的外星人并且参与到其中的一个会议,你会感觉到,客户的成功和进步完全不是会议的议题。

高盛的人在讨论如何剥削客户时麻木不仁,这让我感到恶心。在过去的12个月里,我目睹了5名董事总经理将他们的客户称作“提线木偶”,有时也会在内部邮件中这么说。即便在SEC就Abacus案件起诉高盛和Fabulous Fab,CEO说高盛做的是上帝的工作惹来麻烦,滚石杂志攻击高盛是吸血乌贼后,他们还这样说。不谦虚?得了吧。诚信?早就腐烂了。我不敢说那些行为是非法的,但有谁会明知投资不可靠或不符合客户需求,却依然将它推荐给客户呢?

让我惊讶的是,高盛的高层领导竟忽略了最基本的一点:如果客户不信任你,他们最终不会选择跟你做生意,无论你有多么地聪明。

如今,初级分析师最经常向我提出的问题是“过去我们从这个客户身上赚了多少钱?”每次我听到这个问题就感到厌烦,因为这事实上反映了他们从领导身上学到的做事方式。让我们想象一下10年后的高盛:这些整天被教导如何把客户当作“提线木偶”、如何抓取眼球、如何赚取报酬的初级分析师,不可能成为对社会有用的公民。

我做分析师的第一年时,我不知道浴室在哪里也不知道怎么系鞋带。我所接受到的指导就是要努力学习,搞清楚什么是衍生品、学着理解金融、了解客户和让他们投资的动因、了解他们如何定义成功以及我们如何做能够让他们获得那种成功。

我人生中最骄傲的时刻——从南非到斯坦福大学求学获得全额奖学金、被选为罗氏奖学金在美国的最终得奖者、在号称犹太人奥运会的以色列马卡比运动会上赢得一枚乒乓球比赛的铜牌——都经过了努力奋斗,没有走捷径。今天的高盛已经变得太注重捷径,不够重视成就。这让我再也没有好感。

我希望我的离开能够唤醒现在高盛的董事会领导。再把客户重新摆在你们生意的重点上吧。如果没有客户,你们一分钱也赚不到。事实上,没有客户,高盛都不能得以存在。把那些道德败坏的人清理出高盛的大门。不管他们能为这家投行赚多少钱。把高盛的企业文化重新摆正,让真正的人才有足够的理由在这里工作下去,让那些只关心赚钱的人在这个投行无法立足,让客户对这家投行的信任一直坚定下去。

Greg Smith是高盛执行董事,高盛美国股票衍生业务在欧洲、中东和非洲的主管。

华尔街见闻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展望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
2012年投哪里?美国
2012年投哪里?美国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谢国忠再危机》连载   不确定的世界》连载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