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2012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金融炒家 > GMO,格兰森,Jeremy Grantham

中国金融系统正处于失控边缘

时间:2013-01-28 07:58:27  来源:GMO  作者:做空中国

GMO资产配置团队的联系负责人Ben Inker在这份报告的前言中叙述了GMO对中国市场的观点:

从估值角度看,中国股市初看之下不太像是潜在的麻烦对象。MSCI中国指数的PE只有12或15倍,这取决于是否考虑金融股,而该指数在过去三年(截止至2012年12月31日)的表现落后于MSCI新兴市场指数约10%。这些都不像是“泡沫”的特征。然而,中国在过去三年以及未来都是我们忧虑的来源,这不仅影响了我们对中国股票的操作,也包括对整个新兴市场,以及一些特定的与中国联系密切的发达国家市场的股票。

Inker认为对中国的担忧源自于中国经济看起来像是个泡沫。如何理解这种类型的泡沫非常重要,因为在这种泡沫下标准的估值方式无效。中国金融股票所显示的便宜的错觉是因为信贷泡沫将其收益推高至远超可持续的水平,掩盖了他们所承担的风险,因此一些估值模型面对中国的信贷、地产和固定资产投资狂潮可能会失效,因为这一狂潮持续的时间足够长以至于扭曲了这些模型对“正常状态”的评估。

尽管这并未阻挡GMO购买新兴市场股票,乃至中国股票,但Inker认为这确实影响到了他们的投资决策,他也承认近期中国经济的显著回暖是对他们观点的挑战,但在接下来的报告中,GMO阐述了如何理解近期中国经济反弹的背后驱动因素及其可持续性。

在接下来的报告中,GMO将审视中国这个非常依赖信贷的经济体的信贷全景图:

信贷狂潮

直到2011年夏天,中国的经济看起来还摇摇欲坠。然而这些担忧已被证明是没有依据的。去年,可能是中国经济增长最重要引擎的地产市场出现显著复苏。信贷增长也强劲反弹,市场都认为中国政府又一次做到了软着陆。即便信贷问题涌现,人们也广泛认为中国还有很多政策工具可以使用:人民银行可以削减准备金率、监管层可以放松银行的存贷比限制。而且可以进一步降息。如果需要的话,中国政府可以轻易借到更多的钱。中国的财政能力短期内没有问题。

而本文将简述中国的信贷狂潮,突出中国金融体系近期令人忧虑的进展。GMO认为,中国的信贷体系显示出大量金融脆弱的信号,这包括:

-过度的信贷增长(与地产狂潮结合)

-道德风险(比如,中国政府被广泛认为将会为所有银行风险托底)

-关联方借贷(投向地方政府基础设施项目)

-贷款展期(比如地方政府贷款的“长期性”)

-事实上的金融自由化(影子银行体系的增长)

-庞氏融资(理财产品和信托贷款的可行性有赖于资产价格的上升)

-银行脱表风险敞口的增加(掩盖了杠杆的增加)

-久期错配和滚动风险(由于理财产品到期时间的短期性)

-传染风险(由于信贷担保体系)

-广泛的金融欺诈和腐败(从抵押品的虚假估值到金融产品的不当销售等)

GMO认为不仅是金融体系的脆弱程度在上升,中国政府看起来正在失去对信贷体系的掌控力。储蓄从国有银行体系的存款流向高收益的非银行的信贷工具。此外,富有的中国人越来越想要避开资本控制,将资金带出国外。由于这些发展,银行体系的存款变得不再那么稳定。中国此前的融资体系面临生存问题。

经济学家已经认识到快速的信贷增长期通常结果都不佳。Alan Taylor在近期的论文中如此写道:“信贷(增长)很重要,不仅可以用来衡量广义货币,而且是金融危机非常有效的前瞻指标。”

中国如今面临的局面类似许多发达经济体在2008年之前的局势。太多的信贷被过快地创造出来。过多的资金流入那些不太可能产生足够现金流来偿债的投资。比如,在2012年,非金融部门的新增信贷为15.5万亿元(这一金额是指央行发布的社会融资总额15.76万亿扣除其中包含的非金融企业股票发行金额0.25亿元),这等同于2011年GDP的33%,尽管如惠誉所指出的,中国的整体信贷创造速度比官方数据显示的更高。

这种信贷飙升来自于2009年的信贷狂潮(指4万亿计划),当时中国的非金融部门信贷总额扩大了相当于此前一年GDP的45%。自此以后,中国经济就对信贷成瘾,单位经济增长所需的债务数量越来越高。在2007年至2012年间,信贷总额占GDP比例升至190%以上,增加了60个百分点。中国近期的信贷增长占GDP的比例远大于1980年代的日本或雷曼兄弟破产前的美国所经历的信贷泡沫。

201301241717.jpg

非金融债务占GDP比重

大多数中国问题专家认为中国信贷的快速增长不是问题,这主要是基于以下理由:

1. 中国的债务主要是由国内储蓄支持而非外国资金

历史记录显示经常账户赤字并不会增加一个信贷快速增长的经济体的金融危机的可能性(日本在1980年代所经历的“泡沫经济”的融资来源同样是国内资金)

2. 中国非金融部门的信贷总额约占GDP的200%,低于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

对于未来的问题更相关的是信贷的增速而非存量。此外,成熟经济体通常有更强的承担债务的能力。从经济学角度看,“金融深化程度(financial deepening)”是与经济发达程度正相关的。

事实上,中国的负债程度已经高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几乎与日本在1980年代末类似(然而彼时日本的人均收入远高于目前的中国)。

201301241718.jpg

总债务占GDP比重

3. 中国的公共部门负债低于GDP的30%

问题在于官方数据存在误导。在中国的情况是,大部分债务是脱表化存在的。由于主要的银行都受政府控制,其大部分贷款也流向政府控制的企业,大量银行借款是类财政性质的。为了能够合理描述中国政府债务,我们必须在数据中加上对地方政府基础设施项目的贷款、政府性银行的负债、资产管理公司的借款以及铁道部发行的债券。

如果计入以上负债,中国的公共部门债务水平接近GDP的90%。而经济学家Andrew Hunt估计中国的真实公共债务自2007年以来增幅达到GDP的60%。如果中国政府想要再重复一次2009年的刺激计划,那么其债务占GDP比例将超过希腊。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展望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
2012年投哪里?美国
2012年投哪里?美国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谢国忠再危机》连载   不确定的世界》连载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