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2012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金融炒家 > GMO,格兰森,Jeremy Grantham

GMO:美国股市离泡沫只是一步之遥

时间:2011-03-15 10:33:37  来源:MarketWatch  作者:GMO

现在报告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现在并不是处于一个1999年或者2007年那样的股市泡沫当中。

不过接下来就是坏消息:我们距离那样的泡沫也不远了。 

“我现在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担心。在很长时间之内,这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正式的,由政府支撑的市场狂热。”说这话的,是GMO基金公司著名策略师、广受业界推崇的逆势分析大家蒙蒂尔(JaMEs Montier)。

他说,各种资产的价值虽然没有达到2007年那样被高估的程度,但是也相差不远了。“我们还算不上完全彻底地价格过高,但是也差不太多。已经没有多少安全边际剩下来了。(联储前主席)马丁(William Martin)曾经说过,联储的工作就是在派对如火如荼的时候拿走他们的酒壶。可是这一次,联储实际上却是在向壶中倒酒,而且还一杯杯分发出去。明早醒来我们就会领教到宿醉的痛苦了。”

在一个寒冷而潮湿,令人沮丧的日子里,蒙蒂尔和我在波士顿的一处海鲜餐厅共进午餐。通过窗户,可以看到浓重的雾气遮蔽着港口和船只。蒙蒂尔是英国人,不久前刚刚从伦敦过来,他开玩笑说,这里的天气更像是他的家乡。可以想见,他的消息给予投资者的,应该是更加沮丧的感觉。

我最早结识蒙蒂尔,正是我在伦敦工作的时候。那时,他正为投资银行Dresdner工作,后来又转投SG Securities旗下。在伦敦的投资世界当中,蒙蒂尔所发表的研究报告受到很多价值型投资者和逆势分析者的热烈追捧。伴随过热的市场一次次在他发出警告后摔了跟头,蒙蒂尔的声誉日隆。之后,蒙蒂尔的英国伙伴,波士顿GMO的董事长格兰汉姆(Jeremy Grantham)将他罗致旗下。在这里,他的研究报告依然是那么有分量。不久前,他刚刚发表了一篇《投资七大铁律》。

蒙蒂尔觉得,投资者现在其实是中了联储的招。人们并不真正明白是什么在推动着市场前进——实际上正是伯南克的超低利率计划,以及他最近的6000亿美元国债回购计划——即所谓第二轮量化宽松,QE2。“QE2的工作原理,其实就是将所有资产未来的回报率变成零蛋。”他解释道,“这是伯南克的超级计划。只有如此,你才能够强迫人们去开支。”

蒙蒂尔还补充说,如此之低的利率,其实就是“联储正在强迫大众去承担风险。在这个市场上,我觉得大家所承担的风险并没有得到充分的回报”。

蒙蒂尔也承认,当联储打开洪水的闸门,要逆流而上也是有危险的。“华尔街有种老说法,叫做不要和联储作对。这个我们当然是不能忘记的。”他指出,“不过我并不想因此而改变我对价值的认证方法。有些东西对于投资是至关重要的,而投资者又常常缺乏,价值的确定方法就是其中之一。如果市场已经太昂贵,我们当然应该选择离开。”

GMO所发表的最新预测是值得我们冷静研究的。GMO认为,在股市当前的价位之上,如果投资者选择小型股票,那么未来七年间,扣除通货膨胀因素,实际上是要赔钱的,选择大型股票,也最好是个不赔不赚而已。

蒙蒂尔则在自己的最新研究当中指出,如果十年期国债的价格真正合理的话,那么它们的收益率应该是在4.5%到5%之间,而不是现在的只有3.4%。换言之,这些债券的价格是处于严重高估的水平。

那么股票呢?蒙蒂尔不久前刚刚对股市进行了整体研究,以确定还有多少股票能够满足价值型投资之父格拉汉姆(Ben Graham)确定的“安全边际”标准。他的发现是,在欧洲,只有大约十支左右的股票能够满足要求,而在美国,至少标准普尔500指数成份股当中,他没有发现一支。

“这就给资产配置造成了巨大的困难。”蒙蒂尔解释道,“当现金是零回报,而承担其他风险,又得不到多少回报,这时候该怎么办?”

蒙蒂尔的回答与你可能在别的券商那里听到的都不一样。

持有现金,大量的现金。目前,他管理的一支GMO国际基金,现金部位的比重已经达到了50%,而其他部分当中还有可观的空头,具体而言,多头部分的比重只有25%。

“我觉得,现金作为弹药储备的价值被人们低估了。”蒙蒂尔表示,“这可以让你获得在未来可能的机会到来时迅速投入资本的能力。”

不必说,我们常常在自己的券商那里听到谁也不可能预测市场的说法,他们建议我们不要随势操作。

问题在于,这里所说的不是随“势”操作,而是随“价”操作。股票归根结底,本质上正是对未来现金流的债权。你付出的价格越高,这是一笔好买卖的可能性就越低。股票价格越高,未来可以预期的长期回报就越低。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前面说到,蒙蒂尔总结了“七大铁律”,相关内容可以在GMO网站下载,是很值得我们一读的:

——始终强调安全边际。

——这一次永远不会和上一次不同。

——想赚大钱就要有够大的耐心。

——不要人云亦云。

——所谓风险,是指资本的永久性损失,绝不仅仅是个数字。

——远离杠杆手段。

——不投资自己不了解的东西。

“整体而言,它们其实多半都是属于常识。”蒙蒂尔表示,“这都是我们的祖母能够告诉我们的事情。”

不过,秉持着常识,置身于市场狂热之外,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难了。

对于大多数逆势分析者而言,最大的挑战就在于挑战人群的勇气。这确实会让人的精神受到折磨。蒙蒂尔介绍说,已经有专门的医学研究发现,我们大脑当中感受“社会”痛楚的部分其实就是感受身体痛楚的部分。

蒙蒂尔半开玩笑地说,从这个角度说来,“做一个逆势操作者就像是自己折断自己的胳膊,而且是一次又一次”。

Brett Arends

本文译自MarketWatch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展望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
2012年投哪里?美国
2012年投哪里?美国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谢国忠再危机》连载   不确定的世界》连载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