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2012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分析预测

大宗商品防御性能受基金青睐

时间:2010-06-17 07:21:10  来源:财经2012  作者:财经2012

2008年,我们似乎无法漠视大宗商品价格的上升轨迹。就连贝尔斯登(Bear Stearns)与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的垮台,也未能阻止石油及其它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至少是在金融危机将把世界拖入衰退泥潭的迹象变得明显之前。

石油价格尤其经历了过山车似的一年,从每桶100美元涨至7月份的147美元,之后又急转直下,在12月份跌至32美元。油价此后出现了反弹,但迄今尚未再次突破100美元,一直在70到80美元之间徘徊。

不过可以说,金融危机巩固了人们的一个观点,即大宗商品正处在“超周期”中,虽然偶尔会被打断。大宗商品价格从2008年峰值水平的回调幅度是巨大的,但“着陆”在了一块较高的平原上。人们预期,随着全球经济增长加速,在需求——尤其是来自新兴经济体的需求——的推动下,大宗商品价格将保持在高位。

Threadneedle大宗商品主管戴维•多诺拉(David Donora)表示:“中期来看,新兴市场增长与西方经济体的复苏将 刺激需求,而许多关键大宗商品仍将供不应求。”

随着大宗商品市场吸引越来越多的短期投机者和长期机构投资者涌入,投资者需求可能也是一个因素。监管者与政府官员竭力将价格高企与市场波动归咎于这类参与者,而美国监管提案的结果可能是对头寸实施限制,以及施行及其它限制措施。

专家们对投机性流入会对价格产生巨大影响的观点持有异议,至少是就养老基金等机构投资者而言。

韬睿惠悦(Towers Watson)资深投资顾问阿拉斯代尔•麦克唐纳(Alasdair Macdonald)表示:“养老基金只控制了全球大宗商品市场的很小一块,肯定不足以推动价格的长期大幅变动。尽管我们很难将(油价)飙升归咎于一个因素,但额外的养老基金需求与供给不足的冲突,可能帮助推动了价格的上涨。”

巴克莱资本(Barclays Capital)大宗商品研究董事总经理凯文•诺里什(Kevin Norrish)表示,养老基金遵循的资产配置规则意味着,他们往往在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时抛售,下跌时买入。

诺里什表示:“当价格上涨时,指数交易商所持纽约商品交易所西德克萨斯中质原油(Nymex WTI)期货合约的市场份额在下降。2008年7月后,当油价下跌时,由于养老基金需要调整头寸,以维持其资产配置的美元价值,指数掉期交易所占市场比例随之上升。”

机构投资者对大宗商品兴趣增加,在一定程度上是对学者加里•戈顿(Gary Gorton)与格特•鲁文荷斯(Geert Rouw­en­horst) 2006年合著的一篇论文的回应。

作为保险商兼大宗商品投资管理公司美国国际集团(AIG)的顾问,两位学者发现,在长期内,大宗商品期货合约的回报率与股票相当,但两者关系为负关联,即股票下跌时大宗商品期货合约价格通常会上涨。

诺里什表示:“认为大宗商品应提供一种与股票无关的多样化配置的观点,很具有说服力。这种分散投资可以提高既定风险水平下投资组合的回报率,或降低既定回报率水平下投资组合的风险。”

“大宗商品表现不同,如果你进行长期战略配置,它们应该与股票和债券不存在关联性。”

韬睿惠悦的麦克唐纳表示,英国养老基金的创建并不是为了对某些大宗商品进行配置。

麦克唐纳表示:“作为顾问,我们的出发点是,养老基金的投资品种非常单一。我们的客户过去5到10年进行了分散投资。我们给他们带去了理念,其中之一是,大宗商品是保障性资产,主要用于分散风险,而非获取回报。”

支持增加大宗商品配置的另一个论据是,它们具有对冲通胀的价值。

Threadneedle的多诺拉表示:“黄金等硬商品可用作有效的通胀对冲工具,人们对通胀的担忧会推动贵金属价格大幅上涨。”

“作为一个大宗商品投资组合的管理者,我更关切的是,货币与财政政策收紧会导致货币贬值风险升高。我仍不愿意称其为通胀风险,但这仅仅是因为通胀统计数据不同于以往。”

不过,其他专家对大宗商品是否是一种有效的通胀对冲工具持有不同意见。

巴克莱资本的诺里什表示:“我不认为对冲通胀是投资大宗商品的主要好处之一。”

“从历史上看,在其它资产贬值时,大宗商品可能会增值,但过去也曾有过一些时期,是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引发了通胀,比如上世纪70年代,它们就是触发工资与价格螺旋上升的重要因素。”

但这种情形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而全球化时代大宗商品与通胀的关系仍有待检验。

“如果你想对冲通胀,更好的做法是投资通胀对冲工具,比如与通胀挂钩的债券以及通胀互换产品。这样,你就会获得专门对冲通胀的产品,而不是依据很久以前曾发生过的事件,寄希望于另一种资产会提供通胀对冲功能。”

韬睿惠悦的麦克唐纳表示,通胀对冲功能是持有大宗商品的次要考虑因素。“过去两年,油价急剧下滑,但通胀却在抬头。大宗商品的波动性也蔚为可怕,有鉴于此,当谈到对冲通胀时,我认为,大宗商品不及其它专项金融工具有效。”

即使大宗商品作为通胀对冲工具的效用受到了质疑,但很少有人质疑持有它们所能获得的分散风险效益。那么大宗商品最终会像股票与固定收益产品一样,成为养老基金的主要资产类别吗?

诺里什表示:“我们估计,全球养老基金及其它机构对大宗商品的投资约为2900亿美元。这在全球所持资产总额中所占的比重极低,连1%都不到。”

“我们看到它们对大宗商品的投资正稳步增加,而且我们相信,这种资产类别将会增长,不过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看到,养老基金对大宗商品的投资会与股票一样多。”

“他们对大宗商品的目标投资份额通常不超过5%,所以它将永远是一个利基资产类别。”

麦克唐纳相信,大宗商品永远不会成为养老基金的主流资产类别。他表示:“对一些基金而言,大宗商品投资带来的效益,不值得他们为如此小众资产类别的可行性尽职调查付出时间、精力及成本。”

“就投资价值而言,对于较大的基金,考虑大宗商品是有意义的,但许多基金受到规定与监管的限制,”他补充表示。

“如果要基金对一个非常巨大市场中一小块可以投资的领域进行调查,他们可能会决定将资源集中于其它市场上更具流动性的资产。”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展望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
2012年投哪里?美国
2012年投哪里?美国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谢国忠再危机》连载   不确定的世界》连载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