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2012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专栏 > 谢国忠博客,谢国忠 房价

谢国忠:泡沫不灭,改革不起

时间:2014-08-15 07:53:54  来源:谢国忠博客  作者:谢国忠

2014年8月10日下午14:00-17:00,由第一财经和福卡智库联合主办的“趋势·福卡经济论坛”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举行。

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指出,当前金融周期还没有见底,金融周期见底的标识,是开始处理银行等金融机构的不良资产,而金融周期的见底是所有资产价格见底的必要条件。对个人理财来说,谢国忠再次指出看跌房价。“你要看到银行不良资产要被处理了,那就是股市和楼市见底的标志,这两个市场见底的时间是差不多的。”谢国忠在演讲中表示。

谢国忠同时说,从中国长远来说我还是比较乐观的,5%-6%的增长是很好的,要处理的好中国的货币还会升值。从成本来说,中国下一轮经济增长靠的是什么?一个是从需求上我们靠家庭,中国的家庭人均消费3000美金左右,西方都已经达到3万美金了,不管怎么样还是有很多可以消费的地方。从生产这一边来说,中国的下一步核心就是要提高技术含量。

以下是谢国忠的演讲实录:

谢国忠:大家最近都看到了一些波动。金融危机到现在已经6年了,大家现在还在谈“经济是不是恢复了”,这说明:还有很大问题没有被解决。

我觉得,从中国之外去看,大家基本上已经放弃了,这个世界进入了一个慢增长的状态。在美国,盼了6年,今年也就是2%的增长,以后要出现比这个更高的增长,可能性不是很大。欧洲,现在谈的是通缩的可能,欧洲的通缩是因为南方的价格高,北方价格低。欧洲调整的话,要么是南方价格下来,要么是北方价格升上去,但是北方并不愿意,所以出现通缩可能性比较大。对于日本来说,(经济)有一段时间曾经上升,但是现在也没了。今年,世界经济是比较低迷的,就是2%左右的增长。这是外部的环境。外部环境要在近两年好转也不容易 ,因为美国要加息了,美国通胀要来了。对中国来说,靠“外部环境转好”来救中国,可能性不是很大。08年政府救市有一个理论依据是说,我们搞刺激,将来世界经济好了,外部的需求可以接上来。结果,这是一个错误的想法。

世界大环境在变化,中国内部有问题不能靠外部来解决了。所以,经济刺激的问题是一定要解决的。从去年开始,中国出现了一些鼓舞人心的信号。一个是三中全会的决定,以后资源分配要市场化,后来又是反腐,反腐败也是非常重要的,可以减少我们的体制成本。为什么中国对房地产依赖那么大,是因为他的“体制成本”非常高,他要有钱去对冲这个成本,这样就把房地产泡沫搞得越来越大。现在反腐的话,体制成本会下降一些,对经济是有好处的。

三中全会之后,大家都比较乐观,但是泡沫不挤压的话,改革是很难推动的。我写了文章说:泡沫不灭,改革不起。现在,我们还处于一个过渡的阶段。你听到的是,经济有的时候好,有的时候坏,但中国经济是一个超级牛人,他不可能这个月差下个月好。如果说你这样思考的话,一定是错的。超级牛人要转一个方向的话,一定要花很多时间的。

对我们来说,普通人做生意,或者是想要做点投资,或者是自己想要找一点就业的机会,你要看大的方向,如果是经济转向了,你要几年之后才可以有机会。我觉得,中国(经济)转向已经开始,但是速度是非常慢的。

看中国经济,要看三个力量:一个是过去的力量,一个是现在的力量,一个是未来的力量。

过去的力量,是过度刺激遗留下来的问题。中国的房地产泡沫,有的时候大家聊天,对涨跌好像都有一些反映。但是,对中国国家来说,房地产对中国的影响是非常深远的,历史一定会对这个问题有非常严峻的评价。中国历史上有很多外来的战争,有货币乱发之类。在中国经济形势好的时候,用了中国全球化带来的价值,做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大泡,使中国的货币空前增长。这给我们的政策限制是非常巨大的。因为中国经济当中,地方政府开支和房地产占了中国GDP的30%左右。这个问题,处理的困难在哪里?

最近我去了榆林,人为的刺激,引起了煤炭价格大幅度的上升,榆林很多家庭自己出钱去搞煤矿。中国人第一次有钱,他不知道怎么做,他就去放高利贷,放给谁呢?又是去搞投资的,搞房地产的,搞煤化工的,都是资本集中型的。房地产起来之后,他搞预售,然后又放大,杠杆一直在放大。搞房地产之后,繁荣又来了,因为房地产是投入,这个钱又转起来了,他是一个货币加速循环的概念。在泡沫起来的时候,速度上升的非常快。但是现在倒了,回头一想当时人的脑子都有问题。这个地方没有什么人,一个个城市怎么建起来的呢?现在问题出来之后,开始向下走的时候,他的房子预售了,现在人家要退钱,因为他觉得你预售的时候,五证不全,但部分预售都是程序不健全的。所以他也有一定的道理。地方政府觉得要闹事了,要开发商把钱退给人家。结果就会出现两个问题,一个是所有人都要退,第二开发商的钱从哪里来。开发商只有两个地方来钱,一个是银行一个是高利贷。地方政府去做银行的思想工作,高利贷也出面干预,这样就阻挡了市场处理泡沫。中国很多地方的房地产都崩盘了,其实中国大部分城市的房地产都泡沫了。他没有销售的话,价格有什么意义呢?都是银行在撑着。背后是政府的力量不处理,然后就是金融,金融的钱从哪里来?就变成了货币政策,变成了定向降准,那就是银行有问题了,给他增加流通。这一次又搞了直接贷款给政府,搞了棚户区改造,给地方政府很多钱。整个看起来,他是用钱来托市。这等于是市场的力量不起作用。这是一个比较麻烦的事情。这就是说,你对过去遗留下来的问题你不敢处理,并且形成了僵持,这和92年之后日本有点类似:公司其实已经破产了,大家天天上班也没事做,公司就像僵尸一样。

中国至少浪费了两年宝贵时间,去年就搞了一次,今年最近又搞了一次,是一个拖延。拖延当中,我们可能不了解政策目的,他可能有更高的政策目的,要买时间,有其他的原因,我们可能无法理解。但是至少来讲,我们的改革还没有开始,有方向了,但还没有朝前走。所以,这对大家来说,“谈什么时候要投资”太还早了。关键是,要把过去的问题处理掉,不处理是不会有牛市的,你去全世界看,都是把过去的问题暴露出来,然后才是牛市。

另外一个是现在的力量,就是保增长。美国搞量化政策,是因为危机之后出现了大量了失业,那是资源的浪费,他想通过QE把劳动力市场托起来,至少他有一个借口,是不是起作用,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他至少有这个“劳动力市场”的原因。但是,中国现在是劳动力短缺的经济,现在中国劳动力人口在萎缩,为什么还要搞保增长呢?

如果说你保的增长是“有效的增长”,我们还可以认可,如果说你仅仅是为了保增长而保增长,那就很难认可。50年前说保增长,是因为就业问题,我们要创造就业。但现在,没有这个基础了,你这个保增长的基本出发点是什么?我就看不到了。

我们现在对保增长的问题,还没有产生新的认识,这是比较令人失望的事情。08年搞刺激的时候,我写了一篇文章,中国会搞刺激,但是会酿成大灾难,因为中国没有就业的问题,你这样去浪费钞票的话,印钞票搞GDP,一定会有大的灾难。而且,用货币保增长是不可持续的。现在,我们的货币是121万亿,如果以15%的速度增长,每五年涨一倍,全世界又有多少的货币呢?很多人觉得中国人聪明,我们印了很多钞票,把钱给外国人,让他们持有。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天真的想法。全世界持有外币的只有华人,美金地位高是因为华人持有美金。欧洲人持有美金吗?日本人持有美金吗?其他的发展中国家持有美金,但是他们基本上都不存钱的,所以这也不重要。而中国是储蓄的一个民族,他持有美金。这是为什么美金在世界上地位高的原因。

人有的时候不要太聪明了,你觉得你可以骗别人,也会被别人骗的。经济不要太悬了,经济要踏踏实实的做有用的事情。中国最有用的就是世界工厂,但是,在世界工厂旁边加了很多的概念,房地产、金融、理财,很多都是浪费。中国人的特点是吃苦耐劳,我们没有乔布斯,我们没有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我们要看到我们的基础,我们国家的基础是吃苦耐劳,吃苦耐劳赚来的钱,怎么能随便的去砸掉呢?我们国家的思想还没有统一,中国老百姓吃苦耐劳,省吃俭用是我们的优势,但我们国家的弱点是,喜欢赌一把。朱镕基在1998年的时候,干的是什么?当时贬值压力那么大?说中国工资这么低,说明我们的效益差,然后我们进入了WTO,变成了世界工厂,中国所有后来好的地方都是从这里来的。2008年之后我们搞房地产,股市,中国经济好,房价就应该涨,好象是必然的。其实,整个我们国家的治理变成了忽悠,动不动就出一个文件,又有优惠了,都是这么说的,大家没有搞明白,但是大家都这么说我们就进去了,他搞自我实践。中国人多,扎堆就行,就玩起来了,结果酿成了今天的大灾难。我们向前走很困难,是因为我们(需要)对过去(有正确)的认识,对国家的优点的发扬,对缺点的克服。

未来的力量,是习书记说的新常态。中国经济要走向新常态,要靠市场的力量。过去中国30多年,中国10%以上的增长,那是基数低的增长,增长分为资本、劳动力和效率三个部分。

中国过去有“劳动力过剩”的问题,只要招商引资,外国人来中国开厂了,中国经济就上去了,因为原来没有利用起来,现在利用起来了,他就起来了。所以,中国过去30的发展,都是利用中国庞大的劳动力市场。另外一个是资本积累,原来没有资本积累,原来没有高速公路,现在有高速公路了,进入了高速公路网络之后,那就可以起到很大的经济效益。第三个就是效率,我们以前很多低效率的问题,利用市场竞争把效率提高了。中国以10%的速度发展了那么多年,是和这三个力量有关的。

但是,现在,这“三个力量”都受到了限制。第一,劳动力人口在下降,没有劳动力的增加。第二,资本积累,中国的原始资本积累已经基本完成,现在我们的高速公路网络建完之后,你再建高铁,他的效率会高一些,但是并不是飞跃。你只是在原来基础上变得更好一些,他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并不是跳跃的过程。从“没有”到“有”和有了之后变得更快,是两个不同的概念。第三,就是效率,中国的效率,因为中国过去是投资工业化,任何世界上的国家,都会走完这个过程,走完之后就要走服务和消费。服务行业的效率增长,就不像工业那么快。所以,中国的服务行业扩大,必然让中国的效率放慢。

中国要面临“新常态”这样一个限制。中国经济以后十年的增长率,应该是5%-6%,现在把7.5作为底线,但是,这样的高增长有什么好处?股市为什么不涨,说明你的高增长当中有很多浪费,如果你用市场分配资源有效率的话,股市一定是会上来的,如果说经济涨、股市不涨,那就是资本的浪费。如果说你5%-6%的增长,效率高的话,股市会涨得很快的。美国,这一次危机之后,股市恢复之后,已经高过了危机之前的高点了。而现在中国的股市,又在什么位置上呢?

在中国,大家都崇拜权力,其实崇拜权力是一个泡沫,中国领导自己也搞不清楚,他要你相信权力,你自己有了信心,然后你就去做了,他靠这个来做自我实践。在短缺经济的时候,可以这样做,但如果说已经是“过剩”状态的话,对权力的崇拜是没有用的,他会引起更大的浪费,因为你已经是过剩了。如果说大家还是相信权力可以改变现状,继续去投资,产能过剩的行业继续扩大产能,如果你还认为“没有问题,领导会帮我解决”,这会给我们的经济带来巨大的灾难。

我觉得,中国的经济有三个周期:政治、金融和经济周期。

政治周期,中国已经过了低点了,开始向上走,但是路很长。朱镕基是收,提高效率,后来是放,要和谐,大家都可以随便。我到一个二线城市的药监局,十年当中人涨了10倍。药监局的人干吗的?不就是到外面收钱的吗?中国政府要缩小,这是很重要的任务。政治周期,在向上走。最终我们希望政治周期什么时候开始稳住了,就是我们公务员又开始下海了。中国这十几年,大家都去做公务员,把中国的精英都吸收到政府里面做,这是巨大的悲剧。香港政府的人跟我说,他们提到香港和新加坡的区别,新加坡是精英治国,但是他的条件是人少,所以他高薪,谁腐败马上砍头。他的体制成本就很低,在经济区上主要依靠外国人,这样的话,他的体制是稳定的。而香港不是精英,而是大学里比较不好的人在政府里,在大学里好的人都去企业了。这是两种模式,都可取。但在中国,变成了精英治国,所有精英都到政府里面去,每个人都可以随便做事情,每个人都是老板。中国国家就像一个公司一样,中国的官员都把自己当股东随便拿,那这个企业能不完蛋吗?现在,反腐败非常重要,反腐败代表了你企业有老板,不是股东可以随便拿钱的。最后,这里面的人觉得自己不是老板了,他觉得没意思了,他下岗了。这对经济是很有好处的。我觉得,这个政治周期要走的路还很长,这是一个时间的问题。在中国最重要的是领导人,领导人要以身作则,要可以感知到老百姓的疾苦,是不是掌控力很强。有了这个,中国经济早晚向上走的。所以,我对中国长期是乐观的。

第二个周期,是金融的周期,我们还没有开始。我们的金融很有意思,每隔6个月都会有新的东西出来。一会儿是自由化,一会儿是沪港通。这20年不断的变化,但有一点不变的就是国家控制信贷,信贷释放,都是由国家来控制的。中国的金融市场化是比较虚的。其实,利率市场化也是虚的,如果说借钱的人是国企,被借钱的人还是国企,那你还有什么用。一边借钱从来没有想过还,那你利率有什么用?甚至,利率市场化会更加恶劣,因为他没有想过还钱,所以利率高一点无所谓。那做生意的人,不是更完蛋了?所以,金融改革一定要彻底,一步一步搞实验一定不成功。金融是整个流通的,你怎么可能从中抽出一小块来搞好呢?不太可能的。金融,现在我们还没有开始搞改革,现在还是在拖延。不然的话,产生问题一定是非常严重的。我们的负债,从08年50万亿不到,增长到120多万亿,这当中的70多万都是搞刺激的时候放出来的。这当中,不良资产规模是巨大的,但是银行都说自己的不良资产只有1%。当然,股市是不相信的,(银行的)股价都比较低。这说明,股市对不良资产是担心的。我觉得,金融周期还没有见底,金融周期见底的标志,是开始处理不良资产。金融周期的见底,是所有资产价格见底的必要条件。对个人理财来说,我说房价要跌,这是第二次说,第一次说是04年11月份的时候,我说马上就要跌,因为美国要加息了,结果05、06年跌了40%,07年开始起来,是和全国货币一起起来的。但是,这一次没有这个因素了。买房子和加油是不一样的,你一辈子只买这几次,你一定要物有所值。你要是看到银行不良资产要被处理了,那就是股市和楼市见底的标志。所以,我建议大家,搞投资不要太努力,不要天天去研究,看看大的方向。如果说,中国的不良资产开始处理了,不是再掩盖拖延了,房地产开发商破产了,(那就是股市、楼市见底了)。中国大部分的房地产开发商,其实已经破产了,只不过是政府托着而已。他现在赚什么钱?中国现在很多地方,买房子的房价和建安成本差不多,他怎么赚钱?你处不处理?要处理的话,房子要开始拍卖,一拍卖,这个市场就见底了。现在房地产不好,要通过搞人气的方式再搞起来是不可能的,因为中国的盘子太大了。见底的标志,我觉得是“金融机构处理不良资产”的时候。

从中国长远来说,我还是比较乐观的,5%-6%的增长是很好的。中国下一轮经济增长,靠的是什么?一个是,从需求上我们靠家庭,中国的家庭人均消费3000美金左右,西方都已经是3万美金了,不管怎么样,还是有很多可以消费的地方。从生产这一边来说,中国的下一步核心就是,要提高技术含量。你看中国的汽车行业,40%的成本都是核心零部件的进口。还有芯片也是如此,都是靠进口。这十几年,大家不专心做事,都是想赚快钱,这样的心态不变,经济要上升非常困难。要上台阶,只有专一做事,把技术含量做上去。如果说搞概念把经济吹上去,中国经济真的是要崩盘了。我觉得。强势领导是不会搞大泡沫的。如果说不是强势领导,搞泡沫是什么?是实体经济不能满足所有人之后,我搞虚的,让大家觉得都发财了,但是在经济当中,大家都发财是不可能的。所以我觉得,如果强势领导的话,是不会搞泡沫的。

因此,我对中国的未来是很有信心的,但需要时间等待。一个是,要对过去的问题正确认识,第二,金融业一定要处理不良资产。只有这两件事情发生了,大家才可以到外面去搞投资。不然的话,你想得越多,做得越多,你的钱就亏得越多。

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好消息不是新闻,坏消息才是新闻!财经2012,这里没有好消息!

RSS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逆风下的中国房地产
逆风下的中国房地产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展望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
2012年投哪里?美国
2012年投哪里?美国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谢国忠再危机》连载   不确定的世界》连载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