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2012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专栏 > 谢国忠博客,谢国忠 房价

谢国忠:《不确定的世界》自序

时间:2013-03-19 07:53:10  来源:谢国忠 不确定的世界  作者:谢国忠

本文摘自谢国忠的新书《不确定的世界——全球经济旋涡和中国经济的未来》

谢国忠:我去年即已料定,2012年全球经济将继续下滑。这是因为,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许多国家政府只是采取了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而没有解决内在的结构性问题。2009年下半年开始、2011年下半年消退的这一波经济增长仅仅催生了泡沫,并不可持续,刺激经济增长的投入远远高于回报。

这是二十年以来,首次出现中国、欧洲、美国的经济同时如此快速地滑落。其他新兴经济体(如巴西、印度)的经济也同时下滑。目前,大多数国家政府正在讨论采取更多的刺激政策。由于全球财政赤字数额巨大,另一轮印钞计划或许正在到来。但这些刺激政策并不能解决结构性问题,只是徒增通胀。全球领导人正将我们引入一场通胀危机中。

中国目前的经济减速,这是受2008年中国与西方消费者破产的影响。但这一影响因中国大规模的刺激政策——增加银行贷款激起资产泡沫而滞后。在中国,由于银行并不强迫房地产开发商按时偿还贷款,因此泡沫正在缓慢破裂。与不实施刺激政策的结果相比较,中国经济正在经历的痛楚要高一倍。

2006年股票与房地产市场的泡沫催生了中国全面的泡沫经济。当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来袭时,泡沫积累少于三年,调整之痛尚可承受。然而,在2009至2011年间,通过扩张银行系统的资产负债表、增加高息信托为房地产开发商的融资,中国创造了另一轮泡沫。这一金融泡沫使得房地产泡沫更大、更危险,甚至威胁到金融系统的存亡。对此结果的担心也是泡沫经济在过去三年被大大加强的原因。

在催生泡沫的过程中,中国的经济效率急剧下降。因为泡沫不仅使得大多数资源进入国有部门,还错误地激励私有企业从实体经济退出,转向投机。2011 年,固定资产投资的名义价值占GDP的64%,国有企业销售收入占GDP的78%,从这两个数字可以看出,中国经济正面临着风险。一旦固定资产投资与国有企业的效率降低,中国经济将会有麻烦。不幸的是,事实正是如此。

2011年,中国国有企业的销售净利润率为4.6%,净资产收益率为7.4%,二者均远低于国际标准。在2012 年的前五个月中,国有企业的销售额上升了11.3%,利润率却下降了10.4%, 尽管国有企业拥有便利的融资渠道以及垄断的市场地位,其效率依然很低并仍在下降。仔细观察可以发现,国有企业低效的原因在于,其固定资产投资成本高出私有企业20%—30%;同时,其在项目建设上花费50%或更多的时间。为关系户抬高采购与外包价格、压低销售价格。国有企业这一过程的漏出是非常巨大的,其漏出行为能够在很大程度上解释中国经济之异象。尽管2011 年最低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2,200 元,中国对奢侈品的需求似乎还在增长。结果之一便是,香港已经成为中国内地的奢侈品购物中心。

过去五年中,政府收入翻了三倍,年均增长率达到24%。与此同时,地方政府通过地方融资平台发行了超过10万亿元的债务。当然,一些地方政府的收入并未报告,这意味着地方政府的实际资源投入要高于上报的数字。然而,当我在全国各地考察的时候,却听见各个地方政府都在抱怨资金不足。随着2012年土地市场的冷却,一些地方政府正面临着支出困境。局外人会认为这种现象很奇怪,缘何年均收入增长24%的同时,地方政府还面临收入不足?

p8058199.jpg

局中人对个中原因则心知肚明。

中国政府开支与国有企业投资总额已超GDP的一半,相比之下,家庭消费仅占GDP的1/3。世界上尚未有哪个国家在国有部门与家庭部门之间的收入分配如此不均。近代经济史也已表明,政府经济活动效率很低。因此,应当限制政府在经济中的参与,否则市场难以良好运行。目前,国有企业的销售收入占GDP的78%,说明政府已经在经济中占主导地位,提高效率势在必行。

许多观点认为中国目前经济增长速度已经很快了,因此系统运行一定非常好。这些观点是有误导性的。国有部门低效率的上升被出口的增长所抵消,而后者使中国经济保持资金净流入。中国工资的增长速度低于劳动生产率的增长,这意味着中国人以这种方式支付了部分出口成本。归根结底,在中国,人们是在为国有部门的低效率买单。

过去三年的高通胀,也体现在每年呈两位数增长的GDP平减指数上。这同时反映出较低的工资增长速度已不足以抵消国有部门的低效率。中国的通胀率也是家庭的一种税负,这一税负不可避免地要为政府扩张与国有企业低效买单。

产生上述问题的原因在于西方经济体经济增速正在下滑。过去几年,它们将许多就业岗位转移至中国并从中国借钱消费,中国因此从就业与出口两方面同时获益。双重利益掩盖了中国国内的许多问题。随着债券市场不足以继续支持西方经济体的消费,它们的需求开始下滑,也因此影响了中国的出口;同时,中国在全球贸易中的市场份额已经很高,很难继续增长,西方经济体也已没有足够的就业岗位转移到中国。因此,对中国而言,过去几年的双重利益已变为双重打击。

当繁荣的出口不再继续,中国国内的问题开始暴露出来。如果政府想要通过增加资金供给刺激经济,将会引发更多的通胀并使经济效率下降。因为用来刺激经济的资金通过增加信贷大多数流入了国有部门;同时,出口收入的增长不足以弥补这一部分效率损失。

除非中国紧缩政府与国有企业的开支,阻止泡沫进一步积累,否则中国经济终将走向滞涨。低效率的增加将导致经济增速放缓、通胀加剧。滞涨将使得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下降,威胁社会稳定。

为使政府削减开支,中国应当彻底取消乡镇一级政府。这一层级的政府在过去十年迅速壮大,且每个乡镇政府都复制了由党、政府、人大与政协共同组成的中央政府结构。这一层级的政府均与县级政府有裙带关系。在政府构成中,乡镇政府也缺乏存在的合理性。事实上,小的区镇可以由县政府管理,村庄同样也可由县政府直接管理。由于在整个政府层级中,乡镇政府数量如此之巨,这大大增加了国家的负担。

在更高层级的政府中,政府开支而非官员收入是更为庞大的支出。市级及以上的政府似乎更青睐项目投资,而忽略了提供服务。醉心于项目投资已成为中国的顽疾。疯狂的投资支出源于房地产市场的泡沫,随着泡沫冷却,许多工程项目亦被搁置。即便如此,政府官员的思路仍未有丝毫转变。大多数官员认为房地产市场的降温源于中央政府的紧缩政策,而非泡沫破裂。许多二、三线城市的人口在过去十年未见显著增长,但每年新建的房屋仍超过住房存量的10%。这些地方政府不会改变自己的行为,只是等待国家出台政策以解救原先的泡沫。

中国目前正在建造超过30亿平方米的商业住宅。开发商的土地银行与地方政府想要出售的土地可能是这一数目的两倍,而要消化这部分供给,任何可以想象的售价所需要的资金量都将远远超过中国的家庭储蓄。中国的房地产绝对是供给过剩的,开发商和有关部门可以通过制造高房价预期、降低抵押贷款利率诱使人们购买住房。这样的把戏一旦得逞,将使得家庭部门背负沉重的债务负担。而当资产价格坠落的时候,人们将变得非常贫穷,社会动荡也将随之而至。

当今中国对泡沫力量而非改革力量的青睐似乎更胜一筹,繁荣的出口使得泡沫经济在几年之内并无痛感。但这只是假象。随着出口增速下降,疼痛将慢慢加剧。许多人认为现行政策正在通过重振泡沫以缓释痛感。当然,短暂的快乐使得更多的痛苦横亘于途中。

中国必须要削弱对泡沫经济的依赖,转而进行改革。应收缩国有部门,为私有企业创造更多的生存空间;同时,还应给予家庭部门更多的钱去消费。如没有这些改革,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将被大大延缓。

谢国忠

本文摘自谢国忠的新书《不确定的世界——全球经济旋涡和中国经济的未来》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展望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
2012年投哪里?美国
2012年投哪里?美国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谢国忠再危机》连载   不确定的世界》连载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