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2012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专栏 > 赫伯特金融摘要,Mark Hulbert

美国国债收益率的反常逻辑

时间:2011-04-19 10:59:16  来源:MarketWatch  作者:Mark Hulbert

现在又是一个市场版的信不信由你,不由你不信了。

周一上午,标准普尔调降了美国国债的评级前景,可对应的现实却是,国债的收益率下跌了。

具体而言,芝加哥期权交易所的三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指数周一收盘时较之周五收盘时下跌了14个基点,而十年期国债收益率指数更跌收39个基点。

按照正常逻辑,由于信用等级降低,投资者就有理由为自己持有的国债要求更高的回报,因此收益率上扬才是顺理成章的事情。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无法不对市场周一的反应感到吃惊。

PAD System Report投资通讯的编辑塞佛(Dan Seiver)在超过两年多的时间当中一直将重注押在国债收益率的上扬之上,因为他相信,评级机构最终调降美国国债评级的可能性是很大的。这一次市场的反应无疑让他体会到了深深的挫折感。不过,他周一晚间接受我采访时还是表示,自己依然会守住过去的立场。

塞佛是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的访问金融学教授,他补充道,对于国债市场这种谜一般的反应背后的逻辑实在难以理解。有一种说法是:标普的评级调降将让华盛顿的两党都受到冲击,让他们抛弃各自的成见,拥抱财政纪律,这样,调降的结果就将对政府赤字的削减产生长期积极影响。

塞佛笑着说哦,如果你连这样的观点都相信,那世上就没什么是不能相信的了。

在塞佛看来,国债收益率的下跌或许还是用另外一种方法来解释比较靠谱:周一,相对于美国国债评级被调降而言,真正让投资者感到恐惧的,其实是其他国家的国债,尤其是欧洲国家国债评级被调降的可能性。换言之,美国政府的财务情况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其他国家的更为糟糕。

一切都是相对的。

为什么受到惊吓的固定收益投资者不肯将自己的资产转移到其他国家的国债当中呢?归根结底,评级比美国高的国家和地区还有十六个。

塞佛指出,这个问题的答案在于,这些其他国家的国债要么规模不够大,要么流动性不够好,根本不足以满足全球对高品质政府债券的需求。

于是,便发生了具有讽刺性意义的一幕:美国国债评级受到调降,债市投资者在冲击之下寻求安全,而这种做法的受益者居然又是美国国债。

塞佛的策略是否能够开花结果,关键是要看未来两种力量的角逐:一方面是投资者追求安全的强烈愿望,而另外一方面则是投资者因为持有美国国债意味着更大风险而希望获得更高收益率的要求,只有后者压倒前者,塞佛才能真正得到回报。

塞佛现在已经等待了两年以上的时间,他承认,这确实需要耐心。他将自己当前的处境和自己当初的几次类似情况进行了比较——1990年代晚期,他也是持续做空互联网类股,甚至因此在一些年头当中遭受了损失;2006年和2007年,他也曾经持续做空住宅类股。

当然不必说,那两次的选择,最终还是让塞佛如愿以偿,他相信这次也不会例外。

狗咬人不是新闻,人咬狗才是新闻!好消息不是新闻,坏消息才是新闻!财经2012,这里没有好消息!

RSS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展望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
2012年投哪里?美国
2012年投哪里?美国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谢国忠再危机》连载   不确定的世界》连载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