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2012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评论

退出欧元俱乐部不可想象

时间:2010-12-09 07:54:25  来源:经济学人  作者:欧洲债务危机

欧元成员国席位本来是永久的。欧洲货币联盟本被期待对那种曾冲击汇率机制的投机活动免疫,汇率机制为货币联盟前欧洲所采用的机制。1992-93年的经验教训是,当外汇市场对一种货币的热情比对另一种货币的热情高出很多时,即便对两种货币间汇率盯住机制最有力的官方保护也可以被打破。在欧元区内,没有哪个国家可迫使自己的货币贬值,因为大家都没有可贬值的货币。

欧元区债券市场今年的紧张状况表明:市场还可以利用其他方法在经济强国与弱国之间搞破坏。商定好的政府债券抛售已迫使希腊和爱尔兰寻求其他欧洲国家和IMF的紧急援助贷款。葡萄牙可能很快就会加入希腊和爱尔兰的行列,进入“紧急救护室”。市场注视着西班牙,而危机正在向世界第三大国债市场(意大利)蔓延。

欧元发行所催生的政府债券收益率趋同势头已被大幅逆转。统一使用欧元自身也可能是可逆的,一个或多个国家可能重新启用自己的货币,这些已不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这样的代价将是昂贵的,对离开和留守欧元区的国家都将产生巨大的金融冲击力。退出的门槛虽然很高,但并非不可逾越。

打破欧元区的想法至少提出三个问题。首先,一个国家为什么选择推出?其次,国家如何设法转向一种新的货币?第三,可能是最重要的问题,那就是退出后一个国家的经济状况是否会比之前好?

一个国家选择离开欧元区的主要原因是为了重新获得加入欧元区时所放弃的货币独立,同时制定货币政策来适应自己的经济状况。这对各种经济体都适用。德国可能希望自己的央行再次处于主导地位。德国对经济情况较差国家的银行开放流动性不会引发长期通胀风险;购买政府债券也不会拿国家的政治独立冒险。鉴于德国的经济实力,该国可能很快提高利率。

欧洲央行的驻地在德国,并且是以欧元产生前的德国央行为模型建立的。欧洲央行必须对欧元区内的经济和财政问题以德国不喜欢的方式做出反应。德国纳税人厌烦为那些缺乏节约精神的国债做后盾,放弃欧元的主意对一些德国人来说是具有诱惑力的。这种诱惑可能延伸至奥地利、荷兰等与德国有着强大经济关联的国家。如果德国退出欧元区,这些国家可能更愿意加入一个新的德国马克区,而不是继续停留在欧元区内。

较弱经济体可能同样渴求针对他们各自需求而制定的货币政策。欧元可能已导致基于市场的名义汇率制度作废,但它却导致了真实汇率的明显背离。自1999年欧元启用以来,外围国家的消费者价格上涨速度就高于德国;工资增长情况也是一样,这使得建立在外围国家的企业很难与德国在外国市场上竞争,在自己的国内市场,它们也很难与亚洲的进口产品抗争。脱离欧元区将会允许意大利、西班牙及其他一些国家将货币贬值,使工人工资与生产力处于更一致的水平。

如何才能做到这些呢?引入一种新的货币是有困难的,但也不是不可能。一个政府可以轻松地制定一条法律称,公务员、社保资金和政府债务今后都都以新货币进行支付,以官方指定汇率兑换。如此的法律将要求其他所有的金融活动转用新的货币,如私营部门的工资、抵押贷款、股票价格、银行贷款等等。

这种逆转必须迅速且完整,才能限制金融混乱。银行存款、透支项和抵押贷款必须同时以相同的速率兑换过来,这样才能使银行的债务与资产保值。当阿根廷在2001年取消了其货币盯住美元的机制,为了抚慰储户,该国命令银行存款的转换使用一个比贷款更优惠的汇率。这导致业已被削弱的银行业增添了更多损失,导致了国内信用的大幅收紧。

央行将必须很快发行新的纸币和硬币,而且还必须设定利率,同时需要一个指标,很可能是一个通胀目标来做指导。无论此种逆转中的官方汇率如何,此种新型货币将会很快找到一个相对欧元和其他货币的市场水平。相对被抛弃的欧元,人们将期待新的德国马克升值;新的德拉克马(Drachma,古希腊银币)或爱尔兰镑将会以一个相对其官方价格低很多的价格交易,这实际上是一种贬值。

向欧元的转变是平稳的,之前各国合作做了多年细致入微的准备工作。与此相反的运作将会混乱得多。仅仅是欧元区分裂的前景就可能使经济情况较差国家的银行发生挤兑,储户会争相将存款转移至国外以防被迫兑换。如果德国离开欧元区,它将面临资金洪流的涌入。

为了防止如此的资金外流,有离开欧元区想法的较弱国家将必须给银行提款设置上线,强加其他形式的资本控制,甚至可能限制国外旅行。在一体化程度如此高的欧洲这可能并不适用;如果此方式适用,将限制商业现金的流转,耗尽经济活力。它还会切断外国信贷,因为公司和银行会担心他们的资金将受困。贸易将在很大程度上受挫,且至少持续一段时间。

一个准备退出的国家同时还必须准备应付一些法律上的挑战。经济强国和弱国的货币转变都将会把破坏性的损失强加于国内和国外的企业和存款者。那些在强迫兑换之前未能将存款提出银行的人们得到的将是贬值的货币,他们不会为此感到高兴。许多人会发起诉讼,这曾经发生在阿根廷。法律上的不确定性将会进一步阻碍银行经营。银行将不愿意提供贷款,因为他们害怕可能被勒令保全存款。

持有以欧元计价的较弱国家政府债券的外国银行和养老基金将会遭受类似债务违约的影响。他们也可能发起诉讼。如果一个国家的货币兑换条例起草得不错,且它可以使本国法律凌驾于欧洲法律之上,那么这个国家可能期望在法律诉讼中获胜。但是欧洲的特点至少意味着代价高昂的诉讼将会拖延很久。

同时,一个试图用贬值的货币替代欧元的政府是很难依靠债券销售来为其运行融资。但是这样的国家一定会被资本市场长期隔离。货币独立的希望将给这个国家新的选择。在通过货币兑换法之前,政府可通过发行小面额欠条来付清它的账单,其中包括工资。此种欠条可以与商品和服务进行交换。这将形成一种原始货币,以折扣价格与仍在流通的欧元进行交易,即跟随将会到来的贬值的影子价格。因为货币供给将会很快减少,随着欧元储蓄逃离该国,那种欠条将自然被人们接受。一个例子是,布宜诺斯艾利斯大区发行的收据在阿根廷的盯住美元机制破裂之前自由流通了几个月之久。

德国将会更加开心。如果该国选择离开,它不会有强烈意愿将以欧元计价的债券兑换成新的、更强有力的货币,相反它将会选择在一段时间内逐步还清贬值的债务。与其引起法律纠纷,它可能选择一种综合性兑换方式,保持资产负债表的良好状态。在兑换之前,德国在任何情况下都有能力发行廉价债券。期望重新估价、逃离欧元转换为德国资产的浪潮将把德国国债价格推高至一个收益率为负的位置。

即便如此,德国也将面对不可控制的成本。新德国马克的价格肯定会猛涨,伤害该国的出口。从欧元区退出将会减少欧元区其他国家客户购买德国商品所需的现金和信贷。作为一个巨大的债权人,德国在欧元其他地区也持有诸多资产,按照新德国马克计算,这些资产的价格将会大跌,信贷收紧将意味着资产价格,以及那些本来可能幸存的企业将受到打击。德国将不再有能力影响欧元区的货币政策;它将不能阻止欧洲央行助长通胀的行动,那将降低德国发放给欧元区银行、企业、政府贷款的真实价值。

一个下定决心的国家可以撤出欧元区并再次建立自己的货币:对于一个主权国家,没有什么是真的不可逆转。但即便是最敢于想象、最强大的国家也不能完全控制银行业混乱及强制货币兑换将会引发的社会动荡。德国放弃欧元、寻找更好的货币和财政稳定性的做法将会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决定。它首先需要忍受一段长时间的金融无序。

但是,这值得吗?

位于欧元区外围、多年财政紧缩的国家,以及位于欧元区中心、高失业率的国家可能很难相信如果他们退出,情况将会更糟。货币贬值将使它们的薪酬通胀受到压制,达到足以使失业者重返工作岗位的程度,但货币贬值不会解决导致较弱竞争力的经济软肋。银行挤兑、高资金成本、违约、社会动荡可能在今天看起来并不可怕,但有的国家已经感受到这些威胁。至今,缓解这些问题的措施已经证明是不够充分的。

欧元的隐忧潜伏在那里。打破此种单一货币的代价将是巨大的。在后续的混乱和指责中,欧盟和统一市场的生存将处于危险之中。但是,由于相信此种分裂是不会发生的,欧元区领导人将总是趋向于突然停止巩固欧元所需的激进措施。鉴于可能出现的破坏性混乱,一个国家选择退出将会是个错误。但错误往往会在有重大压力之时发生,这就是为什么有的国家已开始构想那些不可想象的事情。

本文译自经济学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展望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
2012年投哪里?美国
2012年投哪里?美国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谢国忠再危机》连载   不确定的世界》连载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