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2012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评论

欧债理发师可以回家了吗

时间:2010-12-02 07:55:13  来源:经济学人  作者:欧洲债务危机

理发师目前可以把剪刀收回去了。欧洲政界人士已经向市场的怒气屈服:针对债券持有者难看的剪发威胁已经被推迟了多年。这是人们从周日出人意料的欧洲财长会议中得出的结论,而欧盟的做法是否足以平稳充满忧虑的市场则完全是另一回事。市场在抛售最易受到冲击国家的债券、使其利率飞涨后,在周一重新开放。

各国财长努力用两个(实际上是三个)承诺平复哀怨:首先,他们为爱尔兰筹集850亿欧元(合1130亿美元)的援助贷款,用来平息眼前的危机。其次,他们私下里同意将考虑延长希腊为期三年的还款期限,使其接近条件更加宽松的爱尔兰援助协议(希腊在今年五月接受援助)。第三,他们承诺,在将来解决债务危机的机制之下,欧洲政府债券的持有者将不会在短时间内面临投资损失的风险。

爱尔兰援助计划是一个复杂的混合体。已垮塌的爱尔兰银行业需要350亿欧元进行重组。在这350亿元中,有100亿欧元将被马上发放,剩余的部分将会成为一个应急基金。还有500亿欧元将被用作协助爱尔兰国家预算。爱尔兰将从自己的储备中(包括养老金相关的基金)提供175亿欧元。其余的675亿欧元将由IMF,欧洲委员会和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uropean Financial StabilityFund, EFSF)均摊,外加英国、瑞典、丹麦的额外资金支持。欧洲金融稳定基金是欧元区国家在5月创造的一个特殊目的基金。

爱尔兰将要支付的利率为5.7%—6.05%。爱尔兰政府表示,总体利率大致将会为5.8%,比希腊支付的约5%的利率要高,但偿还条件却更加宽松。法国财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表示,贷款将持续10年,前3年不需要还款,之后7年进行偿还。欧洲各国财长称,他们将考虑延长希腊的还款期,使其符合爱尔兰的还款条件。这是间接承认施加给希腊政府的条件是过度严格。

危机的最新阶段以欧洲领导人上月创造的一个“永久危机处理机制”为开端。这将包括把临时性的欧洲金融稳定基金变成永久基金,同时要求债券持有者承担一些责任。德国表示,援助受困国家的负担不能只落在纳税人身上。由于害怕“剪发”(国债价格的降低),投资者抛售了多数最易受到冲击国家的债券,特别是爱尔兰和葡萄牙,这转而敲响了警钟:其他国家可能受危机影响。

在他们的决议中,各国财长希望缓和市场不稳定情绪。只有欧元区国家在2013年之后发放的债券才可能有被重组的危险,所有这些债券将附带相似的新“集体行动条款”(collective action clauses, CACs)。重组可以通过债务偿还的终止、延长到期日、降低利率进行,或在最严重的情况下进行“剪发”。

其他方式的设计是为了使这样的未来看起来更加遥远。一个受困国家的财政状况首先必须经过欧洲委员会和IMF的研究。那些被认为有能力偿还贷款的国家将会收到来自欧洲伙伴的援助,但这受制于严格的条件限制。只有在“出乎意料的情况下,一个国家表现的没有偿还能力,”该国才可以被告知与其债权人进行债务重组计划的谈判。鉴于具有新的集体行动条款的债券只会在2013年7月之后开始发行,并且这些未被偿还贷款的大部分要在几年后才能变成新的可以重组的债务。因此几年之内,债券持有者看起来似乎并不会面临严重的威胁,这种情况可能会持续到2020年左右。

而且,任何的债务重组都会与IMF目前的政策同步。换言之,欧洲债券的持有者不会受到严厉的、非常规的处罚。欧洲面临剪发的危险性并不比世界其他地区高。简言之,德国总理安哥拉-默克尔并不真想让私人部门承受向不负责任的国家进行不负责任借贷的痛苦。

所有这些会安抚争吵不休的市场吗?就像一个持有疑心的小孩,他会特别小心爸爸妈妈甜美言语中任何丝毫的疑虑或前后不一致。

欧盟货币事务专员奥利-雷恩(Olli Rehn)表示,明年应该出台一套新的压力测试,不只是在爱尔兰,而是在整个欧洲。这就是承认许多欧洲的压力测试都是不完善的,这使人质疑银行业的健康,也提高了更多银行必须利用纳税人的钱进行资产重组的可能,还增加了公共财政的风险。

除此之外,雷恩坚定地认为爱尔兰将要进行重组的银行的优先债券持有者并不一定要承担损失,这是爱尔兰政府一直在考虑的。“优先债务不会被剪发,更不用说主权债务,”雷恩说。《爱尔兰时报》报道在政治上举步维艰的爱尔兰总理布赖恩-考恩(Brian Cowen)解释说,欧盟不会同意如此激进的方式,因为这将使欧洲的金融体系变得不稳定。他称,此观点没有“政治或机构的支持”。

换句话说,欧洲银行很容易受到爱尔兰政府或爱尔兰银行债券引发的损失的影响。正如默克尔所说的,惩罚私营部门将会是冒着惩罚整个欧洲的风险。

比利时现在是欧盟轮值主席国。另一个不好的迹象是来自比利时财政大臣迪迪埃-雷德尔斯(DidierReynders),他暗示欧洲金融稳定基金之后的基金必须更大。他并没有直截了当的表达,但他的评论“我们需要尽可能最大的基金……以给此次危机一个答案”,似乎证实了幕后压力希望增加援助资金的报道。报道称,即便不是马上扩大援助基金,至少也要在2013年建立一个永久基金时扩大。

如果欧洲各国财长都不确定他们是否已经制止了银行的腐烂、不确定他们是否有足够的资源应对未来的危机,投资者该如何确定呢?

本文译自经济学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展望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
2012年投哪里?美国
2012年投哪里?美国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谢国忠再危机》连载   不确定的世界》连载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