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2012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评论

美国减赤:如临大敌

时间:2010-11-25 07:52:03  来源:经济学人  作者:财经2012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奥巴马和他的共和党对头们花了大量时间针锋相对,但是在11月15日这天,突然发现他们达成了共识。参议院共和党领袖Mitch McConnell,支持禁止特殊拨款,这些特殊拨款项目颇受政客们的宠爱,并且喜欢将他们植入到支出法案中。同样希望对这些特殊拨款进行限制的奥巴马,很快就鼓掌对这一要求表示赞同。

玩世不恭之人可能会说要达成这样的协议并不是什么难事,因为这不涉及到什么利害关系。特殊拨款已经饱受媒体诟病,但是牵涉到的金钱却是微不足道的-----比联邦开支的0.5%还要少。在一个更为紧迫的,关于如何弥补美国日益扩大的赤字问题上,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的意见仍还是相距甚远。就在一周以前,两党委员会的主席们提出了一项关于削减开支的解决方案,而这一委员会是奥巴马在今年二月成立的,旨在寻求方法以降低赤字。共和党人对这一方案表示赞同,但是民主党众议院领袖Nancy Pelosi称这一想法是“明显不可接受的”。

然而这些喧嚣与愤怒或许昭示了一些重要的东西。两党已不再争论要削减谁的税收或者要扩张哪些权益,而是开始争论应该增加谁的税收以及缩小哪些权益。这或许看起来会毫无作用;或许其又预示着新的节俭时期黎明的到来,就像从1982年直至1997年间盛行的増税与权益限制并存的一段时期。

20101120_fbc647.gif在于9月30日截止的美国财政年,美国的预算赤字达到了1.3万亿美元;占到了其GDP的9%,这一数字也是自二战以来第二庞大的(最大的是2009年)。这一数据反映了萧条以及暂时的经济刺激所带来的影响,而这些影响将逐渐变弱。真正的问题在未来。在现行的政策之下,国会预算办公室(CBO)称联邦债务,现在占到GDP的62%,将会在2020年达到87%,加上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借债,总数额将接近GDP的110%。

根据IMF的信息,美国的结构性赤字以及中期债务增长情况将是富裕国家中最严重的之一。美国也因为缺乏应对此情况的相关方案而备受瞩目。德国已经通过了一项平衡预算宪法修正案。英国的联合政府已启动一项颇具雄心的4年计划旨在削减其巨额赤字。法国总统萨科奇也最终在一场关于提高养老金领取年龄的惨烈战役中取得了胜利。

关于自己的不作为,美国有好的借口,也有不怎么样的借口。好的借口就是经济还没有准备好,今年下半年的经济年增长率只有惨不忍睹的2%。失业率接近其顶峰时期,到达了9.6%。经济刺激所带来的影响正在逐渐消逝,所以财政政策也开始趋于收紧。如果税收即刻提高或者消费即刻下降,经济将会滑向萧条的深渊。

政策放开与政策收紧

但是对于自己的拖延行为,美国也有不怎样具有说服力的理由:美国的政治文化里没有“节俭”这个词。Gene Steuerie,一位前财政部官员,如今是智库—Urban Institute的一位学者说,国家的财政政策在“放开”与“收紧”之间交替。从1946年到1981年时政策放开时期,权益扩张,这在1965年的医疗保障和医疗补助方面表现得尤为明显,同时还削减税收,这是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与1981年,也是他入主白宫后的第一年发生的著名事件。然而在1982年,财政政策趋于收紧。里根总统的税收削减以及国放开支的增加,再加上1981年到1982年的萧条以及极高的实际利率,创造了结构性赤字的记录。当时的一位年轻的共和党议员Pete Domenici,还记得在1982年与其他共和党人前往白宫与里根总统商谈赤字问题,他回忆当时当他告诉里根总统他执政所带来的债务比所有他的前任所带来的债务总和都还要多时,里根总统表现出的那种伴随着惊讶的怀疑。

在1982,1983,1984,1987,1990和1993年,税收均有所提高。1986年一项影响深远的税收改革废除了很多免税条款。政策收紧也波及到了权益方面:1983年两党达成了一份协议,用以削减未来的社会保险金(养老金),逐渐提高退休年龄以及征收更高的所得税。1996年比尔-克林顿和国会的共和党重新制定了社会福利法案,限制了福利接受者(大多数是单身母亲)接受资助的时间,同时也把大多数责任推给了各州。

在新的预算规则下,节俭计划长期以来一直都起着一定作用。最成功的就是1990年通过的强制预算法案,这一法案在不同方面的开销上设了上限,同时也提出了“动态平衡”规则:任何税收的削减都必须能被支出削减所抵消,而且任何权益的扩张都必须伴随着税收的增加。1997年,赤字急剧下降。

1997年,财政政策又回到了放宽的轨道。有些讽刺的是,这一情况的发生是以Domenici与克林顿总统协商平衡预算法案为背景的。这一法案目的是为了平衡截至2002年前的预算,除了别的方式以外,主要还是通过限制医生的医疗收入。但是法案也建立了慷慨的新生儿童税收信用制度以及削减资本收益税,这是自1981年以来幅度最大的一次税收削减。

由股市泡沫推动的税收暴涨,随后在1998年推动了预算盈余的出现,这比日程表上的计划提前了4年。节俭文化也因此寿终正寝。国会也习惯性地推翻了于1999年通过的医保费用削减议案。2001年,布什总统削减了所得税,在2003年又削减了资本收益税和红利税。2003年,布什签署通过了近年来第一个重要权益法案----处方药津贴法案,并将其写进了法律。2002年,“动态平衡”规则失效,结构性赤字很快死灰复燃,但是,只要全球储备充足能使得美国借债成本保持低廉,债券市场看起来就不用那么在意那些赤字了。

奥巴马的纪录

几乎是在奥巴马入主白宫的第一天,他就承诺在赤字问题上会采取“强硬选择”,同时也承诺不会在美国儿童身上施加“让他们无法偿还的债务”。但是他执政的前两年以证明是在毫不动摇地执行政策放宽:不仅是他的涉及到814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这一计划是用以应对危机的,同时也是必要和暂时性的),也因为他对结构性问题的放任自流。尽管今年“动态平衡”规则恢复执行,它也免除了一些奥巴马想保留的特定条款,其中就包括布什总统的关于削减98%的家庭税收。

新的医疗保障法并没有加剧赤字,但它也没有在削减赤字上有多大帮助。国会预算办公室称,联邦医疗保障开支将几乎会翻倍—从今年的占GDP的5.5%到2035年会占到GDP的9.8%,即使医疗改革从没有发生,情况也会变成这样。

所以当奥巴马成立他的两党委员会来解决赤字问题时,看起来也就是装一装样子而已。委员会原本预计在12月1日发布它的最终报告,但到现在也还没有什么动静。但是委员会的主席们----前共和党参议员Alan Simpson以及前克林顿办公室主任Erskine Bowles---已经拿出了他们自己的一份有些过于大胆的提议草案。12月17日,由现在已经退休的Domenici和克林顿政府前预算执行官Alice Rivlin所牵头的一个由19位专家组成的单独小组会给出他们自己的提案。

这两个小组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把联邦债务降低至GDP的60%。为了达到这一目标,他们采取的措施也是惊人地相似(见图表)。在富裕国家有一个共识已经浮出水面,即节俭计划应该是意味着要削减开支而不是提高税收。英国联合政府通过削减开支已经将其赤字降低了75%。Simpson-Bowles提案的赤字削减目标是70%,而与此同时Domenici-Rivlin委员会的目标却是稍稍过半。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展望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
2012年投哪里?美国
2012年投哪里?美国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谢国忠再危机》连载   不确定的世界》连载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