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2012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评论

日本驶入迷雾之中

时间:2010-11-23 07:53:24  来源:经济学人  作者:财经2012

要想知道日本的未来是什么样子,夕张这个地方值得一看。夕张位于日本北方的北海道,从前是一个以采煤业为主的城市。四年前,该市由于负债高达360亿日元(约3.15亿美元)陷入破产而轰动一时。夕张坐落在山谷之中,一条铁路线在这里抵达终点,小城十分幽静。40年前当煤矿开张着的时候,有12万人在这生活。但如今煤矿早已关闭,只剩下1.1万人留在这里,几乎一半的居民超过了65岁。

市政大厅像一间停尸房,灯光幽暗。在过去四年里该城公务员的人数已减少了一半,薪水也减少了三分之一。他们抱怨说,现在要自己动手拖楼道了。为偿还债务这个小城已采取了一项为期18年的财政紧缩政策。公共图书馆已经关闭了。今年秋天,六所小学并成了一所。

即便如此,该城的市民丝毫也看不出有什么沮丧感。有一群80岁左右的老人在一间咖啡厅里闲聊着,他们是本地摄影俱乐部的骨干。很高兴能来一个外人,他们向我炫耀上世纪50年代拍摄的黑白照片,画面里孩子们穿着溜冰鞋在学校的操场上飞快地旋转着。

就像夕张的情况一样,日本正被卷入一个人口结构的漩涡。日本是全球步入老龄化社会最快的国家,由于自然的原因它也是历史上第一个人口数量开始迅速萎缩的大国。日本人的年龄中位数(44岁)和预期寿命(83岁)都位居全球最高之列,而日本人的出生率(平均每名妇女产1.4个婴儿)则位居全球最低之列。日本目前人口数量为1.27亿,预计今后40年中其人口数量将减少3800万。到2050年,平均每10个日本人中就会有4个年龄超过65岁。

20101120_srm908.gif

就像夕张一样,日本也深陷债务困境之中。但夕张的财政问题是由于公共开支过大而引发的,目的是使年轻人能够留在这里(曾有一度,该城举办了一项国际电影节,还开张了17家电影院)。而日本在其人口走向未知之途的起始点时,以债务占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计算,已经位居全球最高之列。

整个日本都已经夕张化了。2000~2005年间,居住在小城镇和乡村的日本人口数量下降了1千万人。只有像东京一样闪耀着诱人光彩的城市人口在继续膨胀,但即使这些城市在未来二、三十年内也将开始走向老年化。

对日本经济增长前景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是其工作年龄人口数量的下降。工作年龄人口是指15~64岁间的人,自1996年以来一直在下降。在二战结束后大约50年的时间内,快速增长的劳动力人口与不断提高的劳动生产率相结合造就了日本经济增长的奇迹。勤奋的日本工人创下的生产效率名闻天下。在两代人之内,工作年龄人口数量就增加了3700万人,日本从废墟中起步成长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今后40年内将进入一个反向的过程(见图表1)。工作年龄人口数量将快速下降,到2050年将低于1950年的数字。除非日本劳动生产率提高的速度大于劳动人口数量下降的速度(这似乎是不可能的),其经济不可避免将出现萎缩。今年日本经济在总量上就被中国超越了。

20101120_src567.gif

到2012年时,1947至1949年生育高峰期降生的一代中的第一批人就满65岁了,这种影响将变得更加清晰。一些人认为,自那以后日本的人口问题将使其债务、赤字和通货紧缩问题变得更加严重(可以根据英文首字母将其称为3D问题)。除非将退休年龄与预期寿命同步提高,老龄化将自动增加养老金的支出,使公共财政更加紧张。高桥重乡(Shigesato Takahashi)是政府的一名高级人口统计学家,他表示这个问题将“动摇”日本社会保障体系的基础。它也可能使通货紧缩更加难以逆转。劳动力短缺可能会推高工资成本,因而各公司将失去投资建设新工厂的热情。

世界各地的人口大国应该如何应对老龄化和人口下降带来的挑战?日本将开创一个先例。西欧国家的劳动年龄人口数量已在萎缩,但不像日本下降的那样快。东亚国家也将密切关注日本的一举一动。它们的工业增长模式与战后日本繁荣时期非常相似,同样依靠不断扩大的劳动力规模和出口导向型的产量促进经济的起飞。日本过去被称作这个腾飞的人字型雁群的领头雁。弗洛里安•库尔马斯(Florian Coulmas)是位于东京的德国日学研究所(German Institute for Japanese Studies)的一位人口问题专家,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如今日本是鹤群中“最老的一只鹤”。但韩国与中国的工作年龄人口也将很快开始减少。

日本老龄化带来的不幸副作用之一是年轻人将受害最深。虽然日本的失业率可能位居发达国家中最低之列,但许多人从事的都是些低下的就业岗位。生育高峰期出生的一代他们的孩子也正在进入40多岁的年龄段,这就造成了日本企业的中间管理层次级隆起的现象。由于日本企业采用的是根据资历而定工资的制度,这使企业的经营成本面临巨大的压力,因而留用于年轻人培训和改善就业条件的钱就所剩无几了。

人们有时说,日本的风险承受能力完整地反映在其生育高峰期出生的一代人身上。在他们工作生涯的鼎盛时期,他们想要用自己的产品征服全世界。现在他们已经都是60多岁的人了,他们希望过上平静的生活。整个国家的情况似乎都是如此。

然而要想使他们这一代人能够安享退休生活,并为他们之后一代代陆续进入退休年龄的人提供所需的生活保障,日本经济就不能这样随波逐流,日本就必须有所作为。当一个老年人打来痛苦的求救电话却没有救护车可派时(在夕张这种事例现在就时有发生),其后果如何就非常清晰了。当一对夫妇发现他们没有能力照顾一个卧床不起的父母,也就更抚养不起一个孩子的时候,人口问题就成了一场社会灾难。

塞壬的哭声飘了过来

本期特别报告的观点是,日本必须迎面解决这个问题。为应对人口老龄化问题,日本需要制定一项宏大的计划。通用电气公司驻日本负责人藤森义明(Yoshiaki Fujimori)表示,“从商业的角度看,目前人口老龄化的威胁要远远超过其带来的机会。大多数人都意识到这一点,但他们不知道如何应对。”通过提高劳动生产率来抵消劳动力减少的影响需要一场文化革命,尤其是商业领域里的文化革命。对亚洲国家完全开放市场意味着日本要克服150年来对亚洲国家的不信任情绪(要对亚洲国家做出发自内心的回报)。

然而,有两个理由使人们可以持谨慎的乐观态度。一个理由是,与许多富裕国家不同,日本没有放弃其工业遗产。它有一支具有内聚力的劳动力大军,这支队伍仍然可以拿出创新的产品。

本文译自经济学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展望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
2012年投哪里?美国
2012年投哪里?美国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谢国忠再危机》连载   不确定的世界》连载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