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2012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财经评论

中国2011年或将现千万失业

时间:2010-06-18 07:10:48  来源:财经2012  作者:财经2012

中国劳动者的崛起及其影响

中金 哈继铭 邢自强 徐剑

要点:

我们早在今年3月就撰文指出(参见我们3月17日的报告《民工荒的原因和启示》),由于劳动力年龄开始老化,中国劳动力市场开始进入拐点,供给逐步趋于紧张,因此将出现劳动力成本加速上升的趋势。近期涌现的富士康事件(基层员工涨薪高达1倍)、广东本田事件(涨薪近1/3),实际上都印证了我们的这一判断。未来将有更多厂商的工资将不得不上涨,同时更多企业迁移到劳动力成本相对较低的内陆地区。这种劳动力市场的结构性变化,会迫使中国收入分配向有利于劳动者的方向倾斜,对于中国经济有着深刻影响——有利的方面包括消费的上升(尤其是中低端消费),资本品的需求提升(用机器设备替代人口),中西部发展得到促进,以及服务业发展加快。负面的影响则包括资本回报率的下降(尤其是近期中国的技术进步速度已明显放慢,企业通过劳动生产率提高来消化成本上升的难度加大),长期通胀压力上升,以及经济增长放慢。

然而,需要指出,以上因素乃是长期的结构性变化,但短期内我国明年可能出现较大的周期性劳动力市场就业压力,主要源于4万亿投资项目的逐渐完工使得很多暂时性就业岗位消失,而近期制造业工资的上涨以及各地较大幅度提高了最低工资,使得企业雇佣行为变得更加谨慎。如果目前劳动力市场的紧张使得政府认为经济增长与就业的关联程度减弱,则造成决策反应滞后的风险更甚于09年。

一:人口红利导致收入分配不利于劳动者,抑制中国消费

过去多年,中国居民消费占经济比重过低,核心因素有三点:

首先,经济成果在雇主的利润和员工工资之间的分配很不均匀,更有利于雇主。我国劳动者报酬占GDP比重从1999年的53%下降至目前的 39.7%,远低于美国的57%,日本的51%,而期间其他国家这一比重多数保持平稳;而同期企业盈利占GDP的比重从19%上升至31%。此外,生产税金占比也高达15%,高于多数其他国家,导致居民没有钱花。这一现象主要根源于中国的人口结构——工作年龄段的人口占比自 1980年来一直上升,使得劳动力供给极为充裕。

其次,居民收入分布差异过大,衡量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不断上升(目前已达0.47,在主要国家中处于高位),导致财富过于集中在消费意愿低的高收入群体中。这也是人口红利充裕的后果——越是低层的劳动者,收入增长就越慢,造成贫富差距不断扩大。

最后,房价高企和社会保障匮乏导致居民预防性储蓄意愿高,居民储蓄率高达38%,居各国之冠,有钱也不敢花。

这一系列因素压抑了中国的居民消费,消费率(居民占GDP的比重)仅有37%,大幅低于人均GDP与中国类似的国家。

1.JPG

二:劳动力市场正发生结构性转变

然而,正如我们早在4年之前就指出的,中国的人口结构将在2015年进入拐点,人口红利目前已逐步衰微。一个典型的特征,是我国劳动力的平均年龄已从1990年代初的25岁,上升到目前的35岁,接近日本在1980年代中期的水平。农村可转移剩余劳动力也仅余下5千万左右,而且多数处于内地区域。

在这一劳动力市场接近拐点的过程中,我们可能会发现两大趋势:首先,继近期的富士康与本田之后,更多厂商的工资将不得不上涨,尤其是在沿海地区,因为沿海地区的工人供给紧张局面更突出。其次,更多企业倾向于迁移到内陆地区,因为当地劳动力及其他成本依然较低。我国沿海出口导向的省份,目前人均GDP已经超过了马来西亚、泰国等出口竞争对手。而内地省份人均GDP却不到这些国家的一半,这显示我国劳动力成本优势仍然存在,只是需要企业去内地发掘。而且近期内地基础设施得到了显著改善,也将促进产业的转移。

此外,我们发现,越是出口导向型的区域,劳动者报酬占比越低,我国东部地区劳动者报酬占GDP比重比西部低了7个百分点,比中部低了3个百分点 。未来随着东部工资的加速上升,以及企业转移到中西部,可以预见这一比例在不同区域将趋同。这对于中西部的企业有利。

劳动力市场的发展短期内对于通胀影响可能较小,原因在于,目前的工资上涨多发生于出口相关制造业,这些行业产品属于国际定价,企业暂时很难将成本上升传导到最终产品上。因此,高企的工资将吞噬企业利润,企业也有更大的动机迁移到内地相对便宜的区域。然而,从长期来看,2015年人口结构拐点来临之后,全国范围的工资上涨也将涌现,引发通胀压力上升。

三:劳动力市场的结构性变化,对于中国经济有着深刻影响。

有利的影响包括,消费的上升(尤其是中低端消费),资本品的需求提升(用机器设备替代人口),中西部发展得到促进,以及服务业发展加快。负面的影响则包括资本回报率的下降,长期通胀压力上升,以及经济增长放慢。

中国劳动者报酬仅占GDP的39.7%,在主要国家中处于低位。伴随工资的加速上升,这一局面将会变化。因此,中国目前偏低的居民消费率(居民消费占GDP的比重)也将上升,促使经济对于外需的依赖程度减轻,增长也更为平衡。

制造业企业向内陆的转移将带动内地经济增长,使得区域增长更加平衡。内地的房地产与服务业也会因此受益。

面对劳动力成本的上升,企业将更倾向于用资本品替代劳动力,这也会使得机械设备行业获益。

劳动者报酬占GDP比重上升,意味着挤压资本在经济成果分配中的占比,导致资本回报率降低,因此对企业盈利不利。尤其是最近两年中国的技术进步速度已明显放慢,企业通过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来消化成本上升的难度加大,利润增长将被明显挤压。

贸易品行业的工资上涨最终将传导至非贸易品行业,因为后者的国内定价能力较强,这会导致非贸易品与贸易品比价的上升,也就是巴拉萨——萨缪尔森效应。服务业将从中显著受益。然而,通胀压力也会因此显著上升,不仅来自于全国范围、跨行业的工资上涨,也来自于城镇化会进一步降低可用耕地。最后,劳动力供给的偏紧,以及劳力成本上升带来的出口竞争力的下降,将拖慢中国的长期经济增长速度。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展望
谢国忠:2013经济和金融市场
2012年投哪里?美国
2012年投哪里?美国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泡沫一旦破灭该怎么办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中国楼市:高处不胜寒
谢国忠再危机》连载   不确定的世界》连载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